Share |

“数位马来西亚”,别又眼高手低!


2012.11.06-11.19
【公正报,第54期,p. 8-9】“数位马来西亚”,别又眼高手低!

【庄迪澎】自从第四任首相马哈迪在1996年高调推展“多媒体超级走廊”这个高科技园区工程以来,十多年来国阵政府相继推出的资讯工艺相关计划可说目不暇给,例如《国家数位化大蓝图》(National Digitalisation Masterplan)、全国宽频专案(National Broadband Initiative)、全家宽频计划(National Broadband Plan)及设立普及服务基金(Universal Service Fund),最新且看起来很“雄心勃勃”的,莫过于在2011年10月19日宣布、称为“数位马来西亚”(Digital Malaysia)的数位转型计划。【参阅副文(一)】

“数位马来西亚”计划是由首相纳吉在主持“第14届多媒体超级走廊国际咨询理事会会议”后宣布,在今年第一季开始启动。根据官方说法,“数位马来西亚”乃国家转型计划的关键领域之一,其制订的目标与成果包括:

(一)提高数位经济对马来西亚国民总收入(GNI)的贡献

• 在2020年时,数位经济对国民总收入的整体贡献为2940亿令吉(17%)。

• 资讯与传播工艺对国民生产总值的贡献,将从2010年的9.8%提高至2020年的17%。

(二)提高马来西亚经济领域的生产力

• 至2020年时,中小型企业对国民生产总值的贡献,预计将提高1%。

• 至2020年时,我国在经济学人资讯部(Economist Intelligent Unit)的数位经济排名将从第36位晋升至20大以内。

(三)改善马来西亚人的生活水准

•  35万个公民将从数位收入中获得额外7000令吉的年收入。

• 至2020年时,在瑞士国际管理学院世界竞争力年报(IMD World competitiveness scoreboard)的排名,将从2011年的第16位晋升至10大以内。

前述目标说明了,“数位马来西亚”计划是数位经济(digital economy)项目,诚如该计划网站开宗明义简介道:“‘数位马来西亚’乃我国的数位经济。它是由数位技术所驱动,并且涵盖经济、治理和社会互动领域。数位马来西亚由数位转型计划推动,致力于推动财富的创造,以及通过在马来西亚现有的基础上开创新的资讯与传播工艺来提高马来西亚人的生活品质。”【参阅副文(二)】

多媒体发展机构乃负责执行“数位马来西亚”计划的单位,落实“数位马来西亚”的总投资额是311亿令吉,其中5%预计将由公共资金承担。这笔庞大投资,将用来推动八项专案,每一项专案将由一个公共机关挑起大梁,负责推动落实工作,确保如期完成;不过,一些专案亦将委托私营部门的佼佼者(Private Sector Champions)进行。这八项专案为:

(1)亚洲电子传递枢纽(Asian E-fulfillment hub)

(2)为中小型和微型企业提供电子付款服务(Enabling E-payment services for SMEs and micro enterprises)

(3)共享的云端企业服务(Shared cloud enterprise services)

(4)开发随选、客制化的线上教育(Develop on-demand, customised online education)

(5)为最底层40%的小微企业提供微型贷款,以产生收入(Microsourcing to generate income for the B40)。

(6)促进社会向上提升(Facilitating social uplift)

(7)发展嵌入式系统产业(Grow the embedded systems industry)

(8)开发可信赖的移动电子钱包系统(Develop a trusted mobile digital wallet system)

由此可见,“数位马来西亚”又是另一个雄心勃勃的资讯工艺产业大计,虽然它是由多媒体超级走廊国际咨询理事会会议的结果,洋洋洒洒的政策宣示且挹注庞大经费和动员公私营部门,但是执行力和成果能否如预期,恐怕不容过于乐观,毕竟过往的经验,例如国家宽频计划、电视数位化和普及服务基金等,成果差强人意。例如,国家宽频计划放眼在2015年结束时,家户宽频普及率可达75%,但是根据Internet World Stats截至2011年12月31日的统计,我国的互联网用户有1772万3000人,普及率仅61.7%,要在2015年达到75%的家户宽频普及率,恐怕还得再加把劲!

纵然“数位马来西亚”有很好的规划、很强的执行力、很丰富的资源,其成败仍得有其他条件配合。至少有四项条件,倘若未能相应改善,“数位马来西亚”恐怕会落得高不成、低不就的下场。

首先,公共部门的工作态度和习性应有相应改变,以配合推动数位经济所需的效率。虽然我国是第一个开放让公众使用互联网的东南亚国家,但是自1994年迄今将近20年,我国许多公共部门显然仍未对互联网时代“进入状况”,具体现象至少包括:(一)网站内容未及时更新;(二)网站只提供简介资料,没有提供可让公众下载阅读的详细文献或资料;(三)没有回复公众的询问电邮。

其次,我国的网络速度与品质应有相应改进。我国的网络服务经常令互联网使用者大吐苦水,包括网速慢如龟速、短讯、客服怠慢,甚至在一些城市地区也无法近用互联网。以网速而言,根据Akamai的统计,马来西亚的平均网速只有2.0 Mbps,在全球排名第74,在亚洲太平洋地区排名第9,落后于南韩(全球排名1,15.7 Mbps)、日本(全球排名2,10.9 Mbps)、香港(全球排名3,9.3 Mbps)、新加坡(全球排名25,5.3 Mbps)、台湾(全球排名44,3.9 Mbps)、纽西兰(全球排名46,3.9 Mbps)、澳洲(全球排名48,3.5 Mbps)和泰国(全球排名51,3.3 Mbps)。

第三,开放网络服务业的全面竞争,以降低使用网络服务的成本。要鼓励中小企业赶搭数位经济的列车,使用网络的成本低廉应是一项重要的诱因。诚如我曾在第35期本栏指出,我国的宽频费率实际上并不廉宜,例如马电讯的宽频网路配套Unifi,月费从最低148令吉至最高249令吉(附加IPTV频道另计额外费率,而且这只是家用宽频的价格,商用宽频的价格更高),但是在人均收入是我国三倍的台湾,台北市民签订包含宽频网络和数十个有线电视频道的服务,月费仅需90-100令吉左右。要降低使用网络服务的成本,开放网络服务业全面竞争,是不可规避的方案之一。

(四)专业决策,而不是政治决策。官僚可以制订宏大的政策和计划,但是必须恪守专业决策,而不是一再以政治利益作为依归,以政治决策取代专业决策;例如我也曾在第35期本栏质疑,普及服务基金斥资10亿令吉推行“一个马来西亚电脑计划”,分派100万台小笔电,是否为首相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1Malaysia)执政口号宣传,以及为近在眉睫的全国大选买票。倘若无法隔离类似的政治介入,浪掷公共资源,再宏大的政策和计划,也会事倍功半。

副文(一):数位转型计划(Digital Transformation Programme

数位转型计划是我国把握全球数位革命的路线图。该计划将集中在五个面向:经济、社会、治理、工艺与环境,其关键行动方案之重点是实现财富创造,以及通过在工作、生活和玩乐中奖资讯与传播工艺应用得淋漓尽致来提高生活品质。这将打造一个通过称之为“数位马来西亚”的数位经济来串联政府、企业和公民的国家。

数位转型计划拟定三个战略重点:

(1)从供应过渡到需求:为了充分利用现有的工作,数位转型计划将注重在提出更多以需求为主的活动,这将最大限度地利用现有的资讯基础设施,进而提高投资回报率。数位转型计划的目标是发展能创造高价值工作的工业。

(2)从消费过渡到生产:数位转型计划打算创建用来培育和壮大网民成为集生产者与消费者于一身(prosumer)的平台和计划。该计划还立意通过新的数位商业模式创造新的创收机会。

(3)从低知识附加过渡到高知识附加:数位转型计划将推动创新的数位商业模式,以推动创造高价值的产品和服务。通过其各式各样的项目,它的目标是通过自动化和创新的数位化工具来提高员工的生产力。

资料来源:“数位马来西亚”网站,www.digitalmalaysia.my

副文(二):数位经济(digital economy

“数位经济”的概念是在1990年代浮现,是指以数位技术为基础的经济类型,它有时也被称为互联网经济、新经济、网络经济。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创办人兼执行总监、畅销书《数位革命》(Being Digital)的作者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Nicholas Negroponte)在1995用了一个从处理原子转移到处理位元的比喻,讨论从前的经济(例如,大量生产、生产材料、运输)的缺点和后期的经济的优点(例如,轻盈、全球性即时流通)。

在这种新的经济环境里,数位网络和通讯基础设施提供了一个全球平台,让人们和组织得以在此平台上制订策略、互动、沟通、协作和搜索资讯,例如一系列数位化的产品:数据库、新闻和讯息、书籍、杂志等,可随时随地经由数位基础设施加以传递。

资料来源:维基百科

留言评论

*

浏览人次: 2045526



下载pdf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