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彭浩翔:在合拍趋势中制造噪音

kuan05

2015.02.20【燧火评论】彭浩翔:在合拍趋势中制造噪音

【关志华】数月前观看了彭浩翔的《撒娇女人最好命》(2014),剧中情节不时引起观众哄堂大笑,是一个非常欢愉的观影过程。但完场后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彭浩翔电影一向来的“香港”去了那里?

彭浩翔是笔者喜欢的香港导演之一。从他的第一部长片,描写找凶手杀人但又必需要把整个杀人过程拍摄下来的《买凶拍人》(2001),已展露对电影媒介性质的敏感。接下来的电影《大丈夫》(2003)一场用相机和闪光灯来进行的经典“巷战”,更是对香港的狗仔媒体文化作了一次谐拟。

香港电影工业在九七过后逐渐滑落,中国大陆电影市场的开放和电影工业的崛起,使到许多香港电影往北寻求机会和发展。但彭浩翔却是少数坚持香港本土影视文化的其中一个文化工作者(他也是一位小说创作者)。同时,他的电影中的香港“气味”是颇浓厚的。例如《志明与春娇》(2010)中由杨千嬅所饰演的余春娇的“港女”形象可说是深入民心。剧中春娇的电邮“armchannel@gmail.com”(啱channel,和拍/和得来的意思),更是把道地的港式英文发挥得淋漓尽致。

缺乏历史感的潜在危机

彭浩翔擅于运用(玩弄)各种电影题材和元素,包括了青春爱情、男女关系、父女情谊、嫌疑片、惊悚片和恐怖片等元素。但香港的现实现况(包括电影工业),也是他关注的题材之一。例如《AV》(2005)就是在讲述一群前途茫茫的电影系学生,为了一圆他们跟日本AV女优上床的梦想,而特意贷款砸钱,聘用该女优来港拍摄色情电影。电影对1970年代的香港青年充满(政治)理想,以及两千年后的青年缺乏理想做了一个对比。但这也跟香港经济衰退、前途未卜的状况息息相关。而在《香港仔》(2014)里,电影仿佛透过湾仔住宅区出现的一颗二战时期未爆弹,来隐喻英殖民政府过于注重香港经济发展所存在的脆弱 。港人对自己地方的历史和文化并不太了解和关心,缺乏历史感的香港潜伏着随时爆破的危机。

而电影工业也和香港的现实状况脱离不了关系。《低俗喜剧》(2012)便是描绘因为香港电影工业不振,香港电影监制必须往中国寻求电影资金来拍摄三级情色电影,而遇到各种窘境和荒诞状况。现今香港电影工业的生存需要着中国市场,彭浩翔也无可避免地必须向北发展,《志明与春娇》算是彭浩翔正式进军中国的作品。它在中国受到相当程度的注目以及票房不俗,但它的“港式对白”却必须经过删剪和修改。

《志明与春娇》的续篇——《春娇与志明》(2012)基本上是以中港合拍片的方式制作。但在片中,我们还是处处可以看见“香港”。例如已经在香港分手了的余春娇和张志明(余文乐饰演)在北京重逢,这逆反了九七前多数香港电影中只会出现中国人移居(非法偷渡)香港(很少港人到中国)的情景。这对前情侣国谈到如何对这中国的生活以及食物的不适应,基本上就是一幅“香港离散”(Hong Kong diaspora)的图像。余春娇和张志明最后选择离开中国回港来继续他/她们的爱情关系。

抺黑台湾人的媚共之作

然而,在《撒娇女人最好命》中,香港已经不存在了,出现的是上海和台湾。这部改编台湾作家罗夫曼的爱情工具书——《会撒娇的女人最好命》的电影,一反港台媒体和社会话语中,把中国女人看成是港台男女家庭幸福和爱情关系的“第三者”和“入侵者”的刻板形象(尤其是港商和台商在中国“包二奶”的现象),而把一位擅长于撒娇和扮可爱的台湾女人(台湾名模隋棠饰演),变成一对上海男女(黄晓明、周迅饰演)的“第三者”。善于泡制“香港气味”的彭浩翔,这次运用了台湾女人扮可爱的元素来放大电影中的“台湾气味”。有香港评论人指出,虽然这部电影也有讽刺中国人的元素,但特意安排一位虚伪造作的台湾女人来成为中国女子的敌人,基本上就是一种对台湾人的抺黑,来讨好中国观众,因此这是彭浩翔的一次“媚共”之作。【注】

笔者并不否认在这由中国主导的合拍片趋势中,中国有强大的影响力和吸纳能力,但笔者却认为更值得注意的是这部电影对台湾和对上海的刻画。剧中的上海基本上是个超级现代化的空间。换言之,电影中的“上海气味”已经和那现代化、商业化但又缺乏独特性的商业大楼、办公室、餐馆、咖啡厅景观形影不离。反而电影对台湾的刻画却是更为独特和本土,这包括夜市、小食、台湾腔调(闽南腔和台北腔)的普通话(Mandarin)、朱铭美术馆等。

同时,虽然说彭浩翔对台湾女人的撒娇和扮可爱的刻板形象的放大会令台湾人不满。但隋棠饰演的台湾女人的撒娇在电影里头所呈现的“原真性”(authenticity),足于让那些剧中也同样会撒娇的上海女人成为“抄袭猫”(copycats)。

因此,笔者认为彭浩翔透过对台湾和上海差异的刻画,某种程度上维持了台湾的独特性,与前作试图维护香港特性异曲同工。正值香港电影低靡之际,许多香港电影工作者必须依靠中国电影工业和市场来维持他/她们的电影事业。然而,还有一些电影人如彭浩翔试图在由中国主导的合拍片趋势中寻找某种“裂缝”,在突显两岸三地差异的同时,也维护了香港和台湾的主体性,给“一个中国”制造噪音。

【注】庸生,《撒娇女人最好命》:彭浩翔“媚共”之作,香港独立媒体网,2015.01.09。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30327  原文出处

(编按:感谢作者授权收藏本文。)

留言评论

*

浏览人次: 1323833



下载pdf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