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媒体垄断' Category

业主背景不简单的马国商业电台

【庄迪澎】CityPlus FM的业主Cense Media只有三位股东兼董事--沈赛芬、罗斯伊斯迈和宋慧君,这三位女士当中,令人“眼前一亮”的名字莫过于最大股东沈赛芬了--她是马华公会的资深党员,曾任马华公会智囊机构策略分析与政策研究院(INSAP)的副主席,也曾是马华公会妇女组副总秘书。耐人寻味的是CityPlus FM目前与《马来邮报在线 》(Malay Mail Online)共用办公室和共享新闻资源,而后者的业主正是纳吉的亲信萧家伟。

张晓卿会脱售明报吗?

【庄迪澎】若在商言商,阿里巴巴给个好价钱,脱售香港《明报》这个烫手山芋,对世华媒体不是坏事。张晓卿会否脱售《明报》,商业利益不是唯一的考虑因素。假使资金不是问题,能迫使张氏脱售《明报》给中国资本的因素恐怕就是来自中共的压力​​了,就如2001年不缺钱的丰隆集团老板郭令灿碍于时任首相马哈迪的压力,而不得不把南洋报业控股脱售给马华公会和张晓卿那样。香港自1997年回归以来,主流媒体陆续为政治势力所收编,晚近如2013年香港电视(HKTV)不获牌照和2014年曾高调支持占中的《主场新闻》创辨人蔡东豪宣称因政治压力而关闭网站,说明中共并不放弃伸手干预香港媒体业。

「花红行动」,有理有据!

【庄迪澎】NUJ星洲媒体分会有十分充份的好理据,向资方提出更好的薪资调整和更可观的花红与奖励金。会员应该力挺集体行动,共谋集体福祉。可惜的是,诚如该会在网站上所言,「真正响应行动的会员不是很踊跃,更有会员拒绝参与及配合」,甚至据说还有人撤回连署,真是匪夷所思。劳动权益不会从天而降,别期待资方「良心发现」主动施予,放弃捍卫和改善自身劳动权利的人,以后别抱怨福利不好。

报殇十四年,就只剩下钱了!

【庄迪澎】「报殇」之说并不言过其实,那是一场灾难性的交易和政治行动,若说14年后的今天检验谁是最大受益者,那就非张晓卿莫属了。凭着庞大的媒体集团,张氏求仁得仁,成了中共高层的贵宾、媒体吹捧的「爱国华侨」,大举进军中国商场,多年来在世华媒体也支领优渥的董事薪酬和股息。十四年后,没剩下什么给华人社会、中文报业和张晓卿满嘴的中华文化,就只剩下钱给他和他的家族!

“5.28报殇” 已判 《南洋商报》 死刑

【庄迪澎】《南洋商报》的存亡看似掌握在张晓卿手上,但恐怕已非凭张晓卿的主观意志所能决定。假使有党营企业或朋党企业出于政治利益的考量而收购《南洋商报》,则又回到“党报”的处境。如此一来,《南洋商报》不但无法绝处逢生,甚至咽下最后一口气时,人们不是哀泣,而是已无所谓。

世华媒体若裁员,请光明磊落

【庄迪澎】世华媒体在2008年的净利3195万2000美元,到了2014年净利增长至4927万1000美元(增幅54.20%),但雇员人数从5047人减少至4659人。而且,与星报出版及首要媒体相比,世华媒体投入于员工的开支,比例最低。

《南洋商报》会有百年报庆吗?

【庄迪澎】《南洋商报》的存亡繫于张晓卿投鼠忌器和世华媒体的资本理性之间的两难。假使他确实是如过去所包装的「儒商」、有满满的华人文化情怀,也许《南洋》可以赖活久一点。然而,以今时今日的社会氛围,还有多少人懂得陈嘉庚何许人?即便有人闹一阵子,过后也云澹风轻。再加上世华的业绩窘况及张氏年纪等现实因素,资本理性终将超越抽象不实在的陈嘉庚情意结。

新报章准证收回 童贵旺抨黑手阻扰

【东方日报】The Edge集团主席拿督童贵旺揭露,该集团旗下的英文新闻网站《FZ.com》,今年8月20日获得內政部发给出版准证,却在大约一週后,又收到內政部第二封信函,搁置这张出版准证。他指出,让《FZ.com》获得出版准证,显然令其他的媒体出版社感受到威胁,这显然也影响一些人,准备出售出版准证牟利的机会。

政府应以“政策介入”反媒体垄断

【庄迪澎】经过2008年大选,在野党大胜的洗礼,以及晚近越来越能看到政权轮替的可能性,吾人理应认真思考和着手推动「政策介入」的工作了。国会虽然在2010年6月通过《竞争法令》,但是却允许一些产业享有豁免权,以致媒体产业的垄断局面无法破解。随着政权轮替之可能性远较过去任何时候更高,吾人应期许并且动员促成民联(倘若)执政后推动阻止媒体垄断之立法与政策。

《南洋商报》会是下一只断臂?――传媒论衡(八)

【庄迪澎】对《南洋商报》有情意结者此刻应忧心的是,假使《南洋商报》在日报市场中也未能绝处逢生,它会成为世华媒体集团“丢掉”的下一只断臂吗?《南洋商报》停刊疑虑并非杞人忧天,毕竟在世华媒体集团垄断中文报业的现实底下,即使它愿意脱售《南洋商报》,谁既有庞大资金又有强大意愿,明知以卵击石却仍接手《南洋商报》呢?

浏览人次: 1266154



下载pdf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