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迪澎】《南洋商报》的存亡看似掌握在张晓卿手上,但恐怕已非凭张晓卿的主观意志所能决定。假使有党营企业或朋党企业出于政治利益的考量而收购《南洋商报》,则又回到“党报”的处境。如此一来,《南洋商报》不但无法绝处逢生,甚至咽下最后一口气时,人们不是哀泣,而是已无所谓。

【庄迪澎】世华媒体在2008年的净利3195万2000美元,到了2014年净利增长至4927万1000美元(增幅54.20%),但雇员人数从5047人减少至4659人。而且,与星报出版及首要媒体相比,世华媒体投入于员工的开支,比例最低。

【庄迪澎】《南洋商报》的存亡繫于张晓卿投鼠忌器和世华媒体的资本理性之间的两难。假使他确实是如过去所包装的「儒商」、有满满的华人文化情怀,也许《南洋》可以赖活久一点。然而,以今时今日的社会氛围,还有多少人懂得陈嘉庚何许人?即便有人闹一阵子,过后也云澹风轻。再加上世华的业绩窘况及张氏年纪等现实因素,资本理性终将超越抽象不实在的陈嘉庚情意结。

【东方日报】The Edge集团主席拿督童贵旺揭露,该集团旗下的英文新闻网站《FZ.com》,今年8月20日获得內政部发给出版准证,却在大约一週后,又收到內政部第二封信函,搁置这张出版准证。他指出,让《FZ.com》获得出版准证,显然令其他的媒体出版社感受到威胁,这显然也影响一些人,准备出售出版准证牟利的机会。

【庄迪澎】经过2008年大选,在野党大胜的洗礼,以及晚近越来越能看到政权轮替的可能性,吾人理应认真思考和着手推动「政策介入」的工作了。国会虽然在2010年6月通过《竞争法令》,但是却允许一些产业享有豁免权,以致媒体产业的垄断局面无法破解。随着政权轮替之可能性远较过去任何时候更高,吾人应期许并且动员促成民联(倘若)执政后推动阻止媒体垄断之立法与政策。

【庄迪澎】对《南洋商报》有情意结者此刻应忧心的是,假使《南洋商报》在日报市场中也未能绝处逢生,它会成为世华媒体集团“丢掉”的下一只断臂吗?《南洋商报》停刊疑虑并非杞人忧天,毕竟在世华媒体集团垄断中文报业的现实底下,即使它愿意脱售《南洋商报》,谁既有庞大资金又有强大意愿,明知以卵击石却仍接手《南洋商报》呢?

【庄迪澎】检视《星洲日报》封杀丘光耀的利害关系,更重要的发现是:媒体与执政党权贵的共犯与共生关系――封杀丘光耀之举措,竟然与马华公会的利益不谋而合。……丘光耀“政治栋笃笑”的效应在草根群众里发酵,无疑将令马华公会很头痛。倘若丘光耀果真因此而销声匿迹,或是“政治栋笃笑”场次大减,谁是“松了一口气”的既得利益者,早已不言而喻了!

榴莲台创办人迦玛在2012年5月25日召开记者会透露,前一天接获星洲媒体集团资深广告经理卓乙平志期5月23日的信函,中止双方于2011年11月17日签署的广告合约。在5月15日,《星洲日报》一度退回该台邀请民主行动党名嘴丘光耀担任时事清谈节目嘉宾之广告,但在迦玛和邱光耀召开记者会后,又接到《星洲日报》广告经理卓乙平通知说高层决定允许刊登广告,并停机开印,以插入该广告。

星洲媒体集团、南洋报业控股及香港明报集团在2008年合并为世华媒体集团之后,主要受惠者仍是董事而非一般雇员。世华媒体集团在2008年合体,2009财政年度的税前盈利(3100万美元)比2008年(4376万1000美元)减少29%,但是在雇员福利开支(employee benefit expense)方面,董事(12人)的开支却剧增221.46%,一般雇员(4768人)的开支仅提高28.29%,,差距之大令人咋舌。

资方的有恃无恐,在劳资集体协议谈判中暴露无遗。马来西亚新闻从业员职工会星洲媒体集团分会自今年三月就开始和资方展开谈判,历时九个月、至少八回合的谈判拉锯战;根据职工会的说法,虽然从最初提出的调薪18%,退让至17%,再退让至8%+RM150,但“经过辆三轮的会议后,资方就以‘不退让就免谈’的姿态来跟职工会谈判”,且“强力声称所给予的调薪方案已是Final,‘没有得好再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