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传播政策' Category

「民营」的公共媒体服务-马来西亚「担保责任有限公司」集资模式刍议

【庄迪澎】有无可能在政府介入市场运作和依赖点击率换算广告收益之外建设第三个选项,创建且维持一个「理想类型」(ideal type)的独立新闻网站,既能体现资金多元化、透明化,以及所有权公共化,又可避免过度商品化和成为点击率诱饵的俘虏,牺牲内容深度。本文旨在提出作者对此问题的初步想法,冀望经由集思广益和后续的深入研拟,探索以「担保责任有限公司」(Company Limited By Guarantee)的模式创建「民营」的公共网媒之可能性。

电讯业者垄断全民公共财

【黄康伟】监管单位欠缺独立性与公共性,导致马来西亚电讯业走向垄断局面,才是整个问题的关键。政府一手透过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分发特许经营权,另一方面在市场占有优势地位,造成国阵牢牢控制网络通路,从中牟取大量利润。国人必须夺回自己的上网传播权,监督发放执照机制,使之成为独立及维护传播公共性的机构,遏止朋党及政联公司持续掌握网络通路。

期许民联研拟传播政策

【庄迪澎】虽然2013年的政权轮替大业功败垂成,但既然民联未放弃入主布城,除了那些较能「吸睛」的替代政策主张外,其他议员亦应研议相对「冷门」的传播政策。依据《人民宣言》提出的三点承诺,民联研议传播政策时应至少思考:立法促进舆论多样化和平等的近用媒体权利、思考和研拟「公共化」方案、辅助经济弱势的小众媒体。

Switch Off 14:影视业11诉求冀获正视

【东方日报】马来西亚电影、电视、影视內容製作行业协会发表「中断’ 14」(SwitchOff 14′ )声明,向政府提出11项诉求,希望政府能深入了解行业內过去20年来的真实状况与趋势,加强、改善与各政府机构及部门未来的合作关系。【内附各媒体文汇供下载】

媒体改革的知与行

【庄迪澎】媒体改革应与新闻自由运动并行,那么有朝一日马来西亚有较理想的新闻自由状态时,较能防范媒体业从压抑过度到解放时可能浮现的失控行为。改革从来都不是一蹴而成,而是「一步一脚印」;就如在2001年「报殇」前,恐怕没多少人把媒体所有权控制当一回事,如今「媒体垄断」已非罕见语言。 2008年以前,新闻工作者岂敢对官爷呛声,如今发表声明非议官威时有可见。这项社会进步将能为推动媒体改革加分。

公共新闻“非营利有限公司”

【庄迪澎】主张商业模式以外的“公共”模式,是希望维持一个“开放阅读”、人人皆能近用的独立新闻平台,让独立媒体的观点和讯息,能以最大的维度流通和触达阅听人,这是创建和经营公共新闻网站的初衷。有人谈论新闻网站的存活问题时,不时以《当今大马》为例,但它并非凭着纯粹的商业模式获利、存活和扩展。若以其案例来讨论其他原生新闻网站何以不能获利,或是主张其他业者比照其模式当可获利,未必妥当。

《热点》停刊命运未卜 新闻自由沦为首相特权

【庄迪澎】《热点》命运未卜,即便它最终只是“暂时性”停刊,在某天获准复刊,内政部勒令停刊的举动都势将对其他媒体产生寒蝉效应。网络媒体日益普及后,迫使传统媒体不得不“偶然”勇敢一下,试探性地踩一踩新闻禁区以挽回读者,但经《热点》一案后,可预见的情况是《热点》将不再勇猛如昔,其他同业则将回缩几步,并战战兢兢地挣扎是否该报道可能会被视为“冒犯”纳吉的新闻题材。

不合时宜的本地电影政策

【梁友瑄】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何每次相同“艺文工作者人才外流”的事情发生,民间甚至在野党多数的批评多流于片面式和情绪化的批判。宁愿宣泄情绪,原地踏步,也不愿抽丝剥茧直面核心问题,文化政策的弊端在哪里?电检制度的问题在哪里?本地艺文环境要怎么培育才是对的?

政府应以“政策介入”反媒体垄断

【庄迪澎】经过2008年大选,在野党大胜的洗礼,以及晚近越来越能看到政权轮替的可能性,吾人理应认真思考和着手推动「政策介入」的工作了。国会虽然在2010年6月通过《竞争法令》,但是却允许一些产业享有豁免权,以致媒体产业的垄断局面无法破解。随着政权轮替之可能性远较过去任何时候更高,吾人应期许并且动员促成民联(倘若)执政后推动阻止媒体垄断之立法与政策。

“强制上映制度”不会害死影院!――传媒论衡(16)

【庄迪澎】除了从业绩的现实层面论证“强制上映制度”不会拖累影院产业,我认为更重要和值得吾人有所觉悟的是,“强制上映制度”所为是一种资源重新分配的手段,使影院业者从进口电影的可观票房收入中,拨出若干额度补助国产电影得以普及、存活和增长。换言之,即使影院业者可能因“强制上映制度”而少赚若干,但实际上仍有可观获利,那么少赚的这笔金额,应视为影院业者履行其企业社会责任之支出,而不是“损失”。

浏览人次: 1266153



下载pdf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