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传播政策' Category

“强制上映制度”好心做坏事?――传媒论衡(15)

【庄迪澎】如果不规定国产影片都得经由“强制上映制度”安排档期,有信心会卖座的国产电影的制片商可以不必申请“强制上映”,而是自行与院线接洽公映档期,反而可促成“2 + n”部国产电影得以公映的局面。不过,为了鼓励有信心会卖座的国产电影不占用“强制上映”的名额,它们亦应享有“故事片公映奖励金”的权利。

“数位马来西亚”,别又眼高手低!

【庄迪澎】“数位马来西亚”又是另一个雄心勃勃的资讯工艺产业大计,虽然它是由多媒体超级走廊国际咨询理事会会议的结果,洋洋洒洒的政策宣示且挹注庞大经费和动员公私营部门,但是执行力和成果能否如预期,恐怕不容过于乐观。纵然“数位马来西亚”有很好的规划、很强的执行力、很丰富的资源,其成败仍得有其他条件配合。至少有四项条件,倘若未能相应改善,“数位马来西亚”恐怕会落得高不成、低不就的下场。

想象原住民专属媒体――传媒论衡(12)

制订补助政策,促进媒体多样性

【庄迪澎】市场机制显然无法回应前述的媒体/内容生产不足之困境,吾人应该探索的是政策回应如何能弥补这个市场失灵现象。民主化诉求不应仅仅将视野锁定在法规松绑,亦应拟定相应的政策促进而不仅是保障媒体多样性和多元舆论。处理市场失灵的其中一个可考虑的政策,是制订可行机制,补助另类媒体,维持另类媒体之存活。在挪威、芬兰、瑞典、荷兰、法国、奥地利、美国、韩国,乃至邻近的台湾,皆有方式各异的报业/新闻业补助政策。

民联应推动国营电台“公共化”

【庄迪澎】RTM转型为公共广电媒体,不可能一蹴而成,它是一个有待各界共同努力的目标。吾人亦不能天真的以为,RTM一经转型为公共广电媒体,理想中的桃花源马上就出现了。反之,即使RTM有朝一日“公共化”了,转型初期也极可能是一个积习依旧的过渡时期,毕竟经过官僚体系的长期熏陶,执事者的思维和行使风格恐怕尚存官僚遗风;而且,整体媒体环境是否已然开放、法规是否松绑,以及从政者的民主素养,势必影响公共广电媒体之作为。

推动文创产业,先丢掉教条吧!

【庄迪澎】文创产业的核心既然是“创意”,可以让创意无限发挥的自由、多元、开放的社会环境,才是它得以生存乃至焕发的温床。然而,政府虽然在政策文宣中信誓旦旦推动文创产业,却不愿摒弃威权教条和意识形态,意欲以管制传统媒体产业的心态管制创意产业的内容。

【纳吉的传播媒体观】2012年演词(2)

本文是马来西亚第六任首相纳吉(Najib Tun Razak,2009- )于2012年03月30日在吉隆坡为2011年马来西亚新闻协会-国油新闻奖颁奖典礼主持开幕之演词(马来文版)。

【纳吉的传播媒体观】2012年演词(1)

本文是马来西亚第六任首相纳吉(Najib Tun Razak,2009- )于2012年03月19日在吉隆坡为马来西亚外国通讯员俱乐部主持开幕之演词(英文版)。

急惊风遇上慢郎中:2015年能全民看数位电视吗?

【庄迪澎】政府订下的目标,是在2008年启动电视数位化的工作、在2010年使数位电视触达95%的家庭,继而在2015年关闭类比讯号全面推行数位广播。然而,距离2015年仅有不到三年的时间,无线电视全面数位化的实际进度如何,身为利益相关者的普罗大众,可说是一无所知。

纳吉“媒体松绑”玩假 媒体评议会是报业灾难

【庄迪澎】国阵政府从来都没有放弃想法设法箝制媒体,设立媒体评议会只不过是一个看起来比较“新颖”和民主的做法,但却是新瓶装旧酒。报业以接纳内政部推动设立的媒体评议会来换取废除“每年重新申请出版准证”的规定,非但无助于新闻自由,反而可能引狼入室,甚至使自己沦为协助内政部打压媒体同业的“体制外官员”!

浏览人次: 1323880



下载pdf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