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迪澎】市场机制显然无法回应前述的媒体/内容生产不足之困境,吾人应该探索的是政策回应如何能弥补这个市场失灵现象。民主化诉求不应仅仅将视野锁定在法规松绑,亦应拟定相应的政策促进而不仅是保障媒体多样性和多元舆论。处理市场失灵的其中一个可考虑的政策,是制订可行机制,补助另类媒体,维持另类媒体之存活。在挪威、芬兰、瑞典、荷兰、法国、奥地利、美国、韩国,乃至邻近的台湾,皆有方式各异的报业/新闻业补助政策。

【庄迪澎】RTM转型为公共广电媒体,不可能一蹴而成,它是一个有待各界共同努力的目标。吾人亦不能天真的以为,RTM一经转型为公共广电媒体,理想中的桃花源马上就出现了。反之,即使RTM有朝一日“公共化”了,转型初期也极可能是一个积习依旧的过渡时期,毕竟经过官僚体系的长期熏陶,执事者的思维和行使风格恐怕尚存官僚遗风;而且,整体媒体环境是否已然开放、法规是否松绑,以及从政者的民主素养,势必影响公共广电媒体之作为。

【庄迪澎】文创产业的核心既然是“创意”,可以让创意无限发挥的自由、多元、开放的社会环境,才是它得以生存乃至焕发的温床。然而,政府虽然在政策文宣中信誓旦旦推动文创产业,却不愿摒弃威权教条和意识形态,意欲以管制传统媒体产业的心态管制创意产业的内容。

【庄迪澎】政府订下的目标,是在2008年启动电视数位化的工作、在2010年使数位电视触达95%的家庭,继而在2015年关闭类比讯号全面推行数位广播。然而,距离2015年仅有不到三年的时间,无线电视全面数位化的实际进度如何,身为利益相关者的普罗大众,可说是一无所知。

【庄迪澎】国阵政府从来都没有放弃想法设法箝制媒体,设立媒体评议会只不过是一个看起来比较“新颖”和民主的做法,但却是新瓶装旧酒。报业以接纳内政部推动设立的媒体评议会来换取废除“每年重新申请出版准证”的规定,非但无助于新闻自由,反而可能引狼入室,甚至使自己沦为协助内政部打压媒体同业的“体制外官员”!

【庄迪澎】管理普及服务基金的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隶属于资讯、通讯与文化部,其首长和委员均由部长任命,决策易受内阁及执政党之影响;例如“一个马来西亚电脑计划”总共将斥资10亿令吉、分派100万台小笔电,是否说明普及服务基金已被首相纳吉滥用来为他的“一个马来西亚”(1Malaysia)执政口号宣传,以及为近在眉睫的全国大选买票?

阿都拉巴达威在2003年10月31日接任马来西亚第五任首相,加上他于1999年至2003年出任副首相兼内政部长的四年时间,前后历时九年,但阿都拉巴达威并不常就媒体与新闻自由议题发言,检索所得仅有四篇。这些演讲稿足以窥探出,阿都拉巴达威的媒体观与马哈迪相去不远;或者可以说,其对媒体与新闻自由的看法,是国阵政府一脉相承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