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媒体伦理' Category

庸俗政客与媒体品味

【庄迪澎】像范清渊这样的庸俗政客,大概最喜欢有闻必录的媒体,因为即便讲不出什么大道理,随便掰两句哗众取宠的话,也能在媒体曝光,目的就达到了。连带地,媒体的“礼待”就会养成更多这类大放厥词的政客,而且产生恶性循环。

封杀!就是因为你不够大――传媒论衡(十)

【庄迪澎】错误类比自然得出错误结论。廖文提出“以棒球比赛为例,那是各尽其责,竭尽所能,不是你赢就是我输的公平竞争”这样的论点,潜台词就是在“幹譙”评论人“只能怪自己没本事,如果你有本事掌握封杀大权,你也可以这么做,然后轮到那些被你封杀的人怪自己没本事”。

社论抄袭成瘾,报社难辞其咎!――传媒论衡(九)

【庄迪澎】中文报社主管似乎有个通病,就是认定报社给付薪资,就得看到部属每天都有看得见的工作和看得见的產品,否则彷彿白给薪资。……不是轮值写社论的日子,主笔就得写杂七杂八的署名文章、接待到访的外宾,或是出席报社活动代表报社致辞。当一个困坐报社的內勤主笔,长期只有產出(output),却缺乏时间、空间和资源得到投入(input),江郎才尽恐怕是无法摆脱的人为宿命。

“嗜权”媒体与执政党利益――传媒论衡(七)

【庄迪澎】检视《星洲日报》封杀丘光耀的利害关系,更重要的发现是:媒体与执政党权贵的共犯与共生关系――封杀丘光耀之举措,竟然与马华公会的利益不谋而合。……丘光耀“政治栋笃笑”的效应在草根群众里发酵,无疑将令马华公会很头痛。倘若丘光耀果真因此而销声匿迹,或是“政治栋笃笑”场次大减,谁是“松了一口气”的既得利益者,早已不言而喻了!

丘光耀控诉遭星洲日报全面封杀

【独立新闻在线】来自民主行动党的“超人”丘光耀在面子书发布《告民主行动党全体支部执委同志书》,控诉《星洲日报》全面封杀他的名字,以间接威胁其行动党支部莫再邀请他演讲,迫使他“封麦”告别讲台,从此销声匿迹。

NST没报道记者被警察攻击 巫统控制报章突出警察遇袭

【曾薛霏】新闻从业员和集会者在428净选盟3.0集会被殴打事件引起关注,但是独立新闻中心(CIJ)的媒体观察发现,英文报《新海峡时报》(New Straits Time)并没有报道记者被警员殴打的新闻!

称须遵守国家内容方针 寰宇电视承认窜改新闻

【独立新闻在线】寰宇电视(ASTRO)承认,他们的确窜改英国广播公司(BBC)有关净选盟428大集会的新闻报道,更反批评英国广播公司竟然质问他们窜改新闻后播出的决定。另外,半岛电视台的报道也受到限制。

Astro窜改净选盟新闻掀风波 BBC强烈谴责要求Astro解释

【独立新闻在线】英国广播公司(BBC)要求欧本地卫星电视——寰宇电视(Astro)针对窜改英国广播公司一则有关净选盟428大集会的新闻报道作出解释,并强烈谴责阻止真实性新闻报道的行为。该公司也强调,此举可能严重违反双方之间的合约条规。Astro所窜改的新闻版本,在删除三个画面部分之后,明显删减了30秒的新闻,这当中包括一名骑着电单车的警察向集会者发射催泪弹。

纳吉“媒体松绑”玩假 媒体评议会是报业灾难

【庄迪澎】国阵政府从来都没有放弃想法设法箝制媒体,设立媒体评议会只不过是一个看起来比较“新颖”和民主的做法,但却是新瓶装旧酒。报业以接纳内政部推动设立的媒体评议会来换取废除“每年重新申请出版准证”的规定,非但无助于新闻自由,反而可能引狼入室,甚至使自己沦为协助内政部打压媒体同业的“体制外官员”!

【报业评议会课题】报业与狼共舞

报社头头们在纳吉宣布所谓“好消息”的同一天同意设立报业评议会,应是报业与国阵主席纳吉之间台底下交易的结果:纳吉以废除“每年重新申请出版准证”之条款,换取报业主管同意设立报业评议会。但是,对报社实际可见但毫无意义的利益,就只是每年省下马币三千元的(日报)出版准证费而已。

浏览人次: 1376589



下载pdf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