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媒体法规' Category

《煽动法令》修订案完成马哈迪未竟之业

【庄迪澎】《2015年煽动(修订)法令》首当其冲的社交媒体使用者和网络媒体。纳吉政府在2012年4月修订《1950年证据法令》,新增了认定网络内容所有者/作者的第114(A)条款,三年后再修订《1948年煽动法令》剑指网络媒体,可说是彻底否定了马哈迪政府的「不审查互联网」承诺,却又完成马哈迪未竟其功的网络媒体法律管制。眼前马哈迪正忙着对纳吉逼宫,真是讽刺。

管制通讯传播 • 审查网媒內容 《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

【庄迪澎】在众多媒体法规中,《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Communications and Multimedia Act 1998)是比较新的一道,它是政府因应电讯、资讯与媒体汇流趋势而制订,晚近十年则随着网络新闻媒体日益活跃而逐渐成为“打压新闻自由”的工具。

雪兰莪及槟州《资讯自由法令》文本(马来文及英文)

读者可下载《2011年资讯自由(雪兰莪州)法令》(Freedom of Information (State of Selangor) Enactment 2011)及《2010年槟州资讯自由法令》(Penang Freedom of Information Enactment 2010)的马来文和英文法条文本。

近用政府资讯 • 雪槟从善如流 《资讯自由法令》

【庄迪澎】继民联雪兰莪州在2013年3月5日实施《2010年资讯自由(雪兰莪州)法令》(Freedom of Information (State of Selangor) Enactment 2010)之后,民联槟州政府也刚在2015年元旦实施《2010年槟州资讯自由法令》(Penang Freedom of Information Enactment 2010)。这道法规理应对 《官方机密法令》取而代之,但国阵联邦政府显然从未考虑这么做。

禁播敏感题材 • 删剪不雅镜头 《2002年影片审查法令》

【庄迪澎】《2002年影片审查法令》是管制影片和影片宣传材料的法律,但所谓“影片”,其实并不只是“电影”,而是包括(1)电影片(cinematograph film)及(2)能够作为动画的视觉图像序列(不论是否有声)之录影带、磁碟、激光碟、硬碟等录制品等……

严惩泄露机密•罪成铁定坐牢 《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

【庄迪澎】《官方机密法令》没有任何措施避免政府不必要或不当地将官方文件列为机密,这点反映在1986年新增的第16A条款,阐明前述任何官员将任何官方文件列为机密之决定乃决定性证据(conclusive evidence),任何法院均不可以任何理由受到质疑。

索讨巨额赔偿•监禁罚款伺候 《诽谤法令》与刑事诽谤条款

【庄迪澎】读者须厘清《1957年诽谤法令》和《刑事法典》第499条款有何不同。前者是民事诉讼,是个人/法人之间因发生纠纷而起诉对方,请求法院裁决谁对谁错。假使法院裁决答辩人确实诽谤了起诉人,不能说答辩人“犯罪/法”或“罪名成立”,答辩人也不会面对监禁或罚款的惩罚,最多是赔偿若干名誉损失赔偿金给起诉人及/或登报道歉。

诽谤的定义:言论自由与保护名誉的原则

【Article 19】在联合国和区域人权法律文件以及几乎每个国家的宪法中,言论自由的人权得到了保证;而保护个人名誉的需要,也在国际人权法律文件和世界各国的法律中得到了承认;这份文件中的原则力图在这两者之间达到恰当的平衡。这些原则是建立在这样的前提之上的,即:在一个民主社会,言论自由必须得到保证,只有为了保护合法的权益(包括名誉)必要时,才可以对言论自由作最小的限制。更具体地说,他们规定了尊重言论自由的标准,而保护名誉的法规必须至少遵守这些标准。

内政部长开铡 • 报纸乖乖听话 《1984年印刷机与出版法令》

【庄迪澎】不论是管制“不受欢迎出版物”或管制“不实新闻”条款,它们的主要弊端就是:(一)判定出版物的内容是否损害公共秩序、道德、国家安全、我国与邻国邦交等,界线模糊,可说是操之于内政部官员手上;(二)管制“不实新闻”条款极易被滥用来对付印刷媒体,毕竟许多政治新闻乃源自匿名消息来源,而且政治事态瞬息万变,今天见报时可能是事实,明天也许就变成不实了。

传播法规教程的驯化与批判性

【庄迪澎】教育必有价值取向,《传播法规》的教程设计也应有明确的价值和道德取向,而非伪装价值中立。传播院系不是法学院系,《传播法规》对法条、程序和判例的学习,不必也不可能像法学院教学那样深入和细腻,但范围则应相对宽广,超越法条、程序和案例的讨论,兼顾对这些法规生成的历史、政治、社会与经济因素之探讨。

浏览人次: 1377120



下载pdf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