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媒体法规' Category

打压异议分子,限缩新闻自由 《1948年煽动法令》因言治罪

【庄迪澎】《煽动法令》的主要弊端是它对“煽动倾向”的定义过于笼统,控方可广泛解释;只要政府认定某人批评政府的言论是“鼓动对统治者和政府产生不满”,即可援引《煽动法令》逮捕和起诉。换言之,除了自求多福和期许政府宽容之外,似乎没有其他方法抵挡政府滥用此法限缩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了。

日落洞之虎因言获罪含冤辞世 前法官评起诉苏丹言论无煽动

【庄迪澎】上诉庭退休法官陈炘铠曾于2009年撰文指出,身为律师的卡巴星发表苏丹可被起诉的观点也不构成煽动,因为1993年修宪过后,统治者可在特别法院被起诉是宪法所允许,而且《煽动法令》第3(1)条款也没有规定,说苏丹可被起诉是一种煽动倾向。

《证据法》第114(A)条款是马哈迪遗毒

【庄迪澎】《证据法令》第114(A)条款其中一个为法律界所诟病之处,是它违反“无罪推定论”之法治原则。类似违反“无罪推定论”的立法,马哈迪堪称为始作俑者,在他出任首相的首十年里,类似立法比比皆是,其中一个恶例莫过于马哈迪在1987年以内政部长身份提呈增订的《1984年印刷机与出版法令》第8A条款――“发表虚构新闻罪行”(Offence to publish false news)条款。

纳吉声东击西!

【庄迪澎】纳吉执政时期面对的媒体挑战,乃来自互联网和网络媒体。从马哈迪到阿都拉,都传出政府有意扩大《1984年印刷机与出版法令》的权限,以管制网络媒体的说法,但最终都不了了之。《1950年证据法令》之修订,可说是国阵/纳吉政府管制网络媒体“向前跨进了一步”。

Sedition under the law of this country

“It looks as if it was with hindsight that the Sedition Act came to be drafted. If intention requires no more mens rea than an intention to publish the words which were published; if it is not necessary to prove actual intention because seditious words are words which are ‘expressive of a seditious intention’ as defined in the section, then the gravamen or an essential ingredient of sedition is not mens rea (intention) but an actus reus (Latin for guilty act). That is, the words must have a tendency (a seditious tendency) to achieve one or more of the objects specified.

新闻自由论衡(五):检讨媒体审查,我们在倒退!

每当政府高官信口开河说要“检讨”媒体法规时,主流媒体就赶紧鼓掌叫好,但“检讨”(review)一词不含“修订”的后续行动之意;即使有“修订”的后续行动,亦不必然就是“松绑”,反之可能是“勒紧”。“检讨”不效率的审查手法之后,改以“法律手段应对”,乃“勒紧”更甚于“松绑”;这不仅谈不上是新闻自由“前进的一大步”,反而是“倒退的一大步”!

资讯自由法:迈向责任政府的进步

民主并不只限于选举。有不少民主选举下当选的领袖,其行为就如“短期独裁者”。换句话说,从政者对民众的责任只是在选举期间凸现,而在选举期之间,就可以无法无天、操纵法律、瞒天过海。如何在非选举期间确保当选者的问责,成为民主巩固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Freedom of Information (State of Selangor) Enactment 2010

Freedom of Information (State of Selangor) Enactment 2010 is an enactment to enhance disclosure of information for the public interest, to provide to every individual an opportunity to access to information made by every department of the State Government.

雪州通过资讯自由法 赋权公众付费索公文

民联雪兰莪州政府在2011年4月1日正式三读《资讯自由法》,成为我国首个立法保障公众资讯自由权的州属。随着法案顺利通过,这意味着日后任何人都能直接付费向各政府机关资讯官索取政府文件。

陈志远与巨额诽谤诉讼

马哈迪任内,我国创下的司法记录似乎特别多。除了最高法院院长被革职、高等法院法官撰写匿名信抨击同僚,以及联邦法院大法官及总检察长个别与律师出国度假等事件之外,还有一项纪录就是上亿元的诽谤官司。从1994年《马来西亚工业》杂志一案开始,至2002年已有超过88宗诽谤诉讼入禀法院,索偿额合计高达马币72亿元!

浏览人次: 1323855



下载pdf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