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媒体现象' Category

族群媒介的整合或分化效果:马来西亚中文报对柔佛王室的再现

【曾祥龙】在马来西亚,族群差异政治一直是非马来人不满的根源。那么以维护、弘扬华人文化,并以反对种族霸权为办报精神与理念的中文报业,是如何在报导中再现出象征并保障马来特权的统治者?而在阅听人看来,又有着什么样的意义?为此,本研究采论述分析方法,以《星洲日报》、《南洋商报》、《中国报》、《光明日报》及《东方日报》五家中文报近年一系列针对柔佛王室的新闻再现报导为分析对象来予以诠释,并以访谈法来探求阅听人对相关报道的回应。

业主背景不简单的马国商业电台

【庄迪澎】CityPlus FM的业主Cense Media只有三位股东兼董事--沈赛芬、罗斯伊斯迈和宋慧君,这三位女士当中,令人“眼前一亮”的名字莫过于最大股东沈赛芬了--她是马华公会的资深党员,曾任马华公会智囊机构策略分析与政策研究院(INSAP)的副主席,也曾是马华公会妇女组副总秘书。耐人寻味的是CityPlus FM目前与《马来邮报在线 》(Malay Mail Online)共用办公室和共享新闻资源,而后者的业主正是纳吉的亲信萧家伟。

首长与《星洲》谁更傲慢?

【陈锦松】当林氏与媒体「对抗」时,媒体人更多的是站在媒体老板的立场,而忽略从「高度」去评议整个媒体生態的转变是导致问题的根源。如果今天媒体的生態是多元,是竞爭、自由的,那林首长的「牢骚」只会沦为「笑柄」。

写评论,不是请客吃饭

【庄迪澎】马来西亚的中文报纸没有严格区分「读者来函」和「评论文章」,举凡读者来稿都刊登在言论版,导致言论版的水平参差不齐。一般民众因对某些关乎其福祉的政策或事务不满,投书报社直抒胸臆,即便仅是宣泄情绪,亦无可厚非。但是,对有专业背景的评论作者,写评论就不应止于直抒胸臆而已,尤其是意识到「言论版是一个政治场域,时政评论亦是有所图的政治参与和实践」,评论作者应自觉地对荒谬的、扭曲的、洗脑的、似是而非的观点、价值观和政治宣传展开目标明确的尖锐批判,以及准备对话和辩论。知识的生产与更新往往是在尖锐的意见交锋中形成。

没到壮年,就开始衰老了?

【庄迪澎】十七年后的今天,关心网络新闻事业的读者应该开始思考:原生新闻网站除了比较敢写一些传统媒体不敢写的内容之外,还在做些什么、还能做些什么?环顾各语文原生新闻网站,除了媒介不同、稿量多寡和页面设计的差异外,究竟与《星报》或《星洲日报》有何显著差异?我们可以冷嘲热讽从前的传统媒体专业阙如,但网络新闻业在深化专业能力方面,似乎也力有不逮,反之可能因为对「点击率测量」的崇拜、对「网站分析工具」的推崇和「把庞大的流量化为扎实的收入」的诱惑,而在还没走上专业,就先发生机能衰退的现象——严肃深入的新闻靠边站,轻松吸睛的新闻泛滥成灾。

CAGM假新闻:媒体和读者的共业

【庄迪澎】抢先报道的代价,就是深度欠奉、查证不足,实则反映了媒体的集体问题。 CAGM幕后黑手显然深谙媒体业者的作业方式和心理,他们在主动接触媒体,媒体却没有及时报道后,便将虚构的材料放在部落格公诸于世,就是掌握了媒体害怕落后的心理。当如此具有新闻价值、如此具备点击诱惑力的新闻素材公开了,而媒体已查证到部分真实时,几乎不可能为了百分百确认真实而愿意承受「独漏」或被读者嘲讽新闻不及时的风险。这就是媒体和读者的共业。

看一个资深报人如何更堕落

【唐南发】今天的马来西亚处在一个截然不同的媒体生态,老马时代管用的招数,当下已是别人取笑的材料;换句话说,如果1990年代有如此蓬勃的网路媒体,林国荣也成不了大师,马哈迪政权要生存还得另闢途径。郑丁贤显然明白这个道理。既然如此,他怎么还相信自己过往那种“小骂大帮忙”的小聪明?

报纸不只是一面镜子

【廖珮雯】这是大报以其“伪中立”的立场,来掩盖其媒体失职的表现,把对事件深度分析的责任推卸到读者身上,认为读者本身具有分辨能力。事实上,掌握人脉、官方资源、信息流通、编辑权力、知识接近性、信息获取权、科技近用权等各种权力的媒体大报,把未尽的媒体责任以“保持中立”来粉饰。

媒体失职,还为自己的无知、无为、堕落、沉沦、怠惰,寻找冠冕堂皇的借口——保持媒体人的中立。从中,可以看到一个堕落媒体人的现实形貌。

纳吉糟透的沟通能力

【庄迪澎】纳吉拜相六年,政绩乏善可陈,反而丑闻频生,政治威望低迷、公共形象不济,面对马哈迪和在野党议员穷追猛打,仍然不敢正面迎战,毫无担当的党政首长的形象,暴露无遗,其夫人罗斯玛也是历任首相夫人中公共形象最糟糕的一个。套一句潮语,不论在人际传播、组织传播和大众传播都「hold不住」。只有九流的政治化妆师(spin doctor)才会无视各项前例,吹捧纳吉有「卓越的沟通能力」。

「体制内改革」,还是被改革?

【庄迪澎】客观条件似乎并不鼓励不满意媒体企业的新闻工作者出走,现实是地位和薪酬对等的其他选择也不多。假使提出相对激进的号召,放弃主流媒体这个阵地,让它们彻底烂掉,就不能再以粉饰的橱窗来诱骗阅听人洗脑,可预见是个不叫好也不叫座的号召,毕竟非主流媒体业的规模容纳不下这些出走的朋友,反而导致改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对媒体改革似乎难有乐观的期许。

浏览人次: 1320849



下载pdf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