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张晓卿关掉《马来西亚日报》美里设厂瞄准《联合日报》?

 

2006.06.09【独立新闻在线】张晓卿关掉《马来西亚日报》美里设厂瞄准《联合日报》?

砂拉越报变解密(下)

【振扬】总部设在砂拉越诗巫的另一家报纸《马来西亚日报》出现另一个戏剧性的演变。《马来西亚日报》创刊于1968年12月17日,曾广泛分销于拉让江流域,1970年代至1990年代是推出最多副刊及学生园地的本地报章,栽培无数写作人才。为了鼓吹文学写作,该报曾于1994及1995年先后出版了两种本地作者的文学著作,列为慕娘丛书:《谱一串花季》及《一条街的风采》,开了本地出版风气。

《马来西亚日报》也是1990年代最早设置网站的本地报章,让身在海外的砂拉越子民透过网站读到砂州的新闻。

当《星洲日报》在诗巫设厂印刷之后,《马来西亚日报》的报份由一万多份跌至七千多份。与砂州其他报社一样,《马来西亚日报》的营运颇为节省,即使报份下跌也不会有很大亏损。不过为了更稳固的发展,管理层有意寻找其他报馆合作;然而,此时刚好传出创办人林鹏寿的儿子林履干生意出现问题,占了相当大股份的他有意脱售。林履干也是《马来西亚日报》的董事之一。

张晓卿收购《马来西亚日报》

2000年2月间,《马来西亚日报》与《美里日报》达致协议,以参股及联营方式合作,而且文件都预备好了,呈上董事长签署。原任董事长戴承聚因为一些技术原因而辞去《马来西亚日报》董事长职位,《马来西亚日报》有两年的时间董事长职位悬空,由执行董事代理。不过,由于自《马来西亚日报》创刊以来,戴氏便出任董事,并于1983年开始出任董事长达15年之久,所以即使他不再是董事长,影响力却仍存在。

戴承聚(左图)也是政府委任的天猛公(Temmonggong),被视为诗巫华社最高领袖的象征,备受尊敬,该协议书卡在他那儿,他交待说,《马来西亚日报》的买卖或联营等事宜暂时由他处理。

戴承聚与《星洲日报》社长张晓卿是亲家关系,他的第二公子是张氏的女婿,无论生意及私交都是亲上加亲,往来甚密,他们之间有了另外的协商。结果戴承聚在3月26日宣布由《星洲日报》收购《马来西亚日报》,《马来西亚日报》于4月1日暂停出版!

当时《星洲日报》承诺,收购后,《马来西亚日报》会加以重整再出版,《马来西亚日报》编辑以为再出版的话,应是仿效西马的《光明日报》,以娱乐或副刊等较软性新闻为卖点。

《星洲日报》砂州负责人黄泽荣前来与《马来西亚日报》的管理层谈善后安排,先是所有员工三个月留职,并安排在《星洲日报》或常青集团属下公司上班;若要自动离职,也可以支领三个月薪水离开。三个月后能去能留的都处理妥善,编采部人马都到《星洲日报》上班,后来有部份又离开转投《诗华日报》及其他报馆,或从事其他行业。

暂时停刊,却把工厂卖了!

4月1日《马来西亚日报》刊登的暂停出版通告,出自黄泽荣的手笔:

我报自1968年创立至今已走过一段曲折漫长的道路。

作为一份民营的报纸,我报不偏不倚的立场、理性的言论及客观的新闻报道赢得了读者的支持;在‘守原则而重内容;以求利润而贵报格’的理念推动下,负起办报的使命。

然而,时境变迁及社会急遽演进,已为我报的持续生机带来巨大冲击与严峻考验;在国内外主要印刷媒体不断地朝向整合运作的集团化、企业化方向迈进的大趋势下,我报董事部毅然决定展开一项全盘性的整顿计划,在公司继续运作的基础上,自明天(2000年4月2日)起,暂时中止日常出版。

谨此通知我报所有忠诚的订户们,为使大家的精神粮食不因而中断,我报已作出特别安排,在暂时中止出版期间,每天改派《星洲日报》给你们。

我报公司的日常运作照旧进行。对于那些已经预缴报费的订户以及和我报有协议的商家,我报将承担原订的责任。此外,对于那些同时订阅《星洲日报》的订户,可以要求退回报费馀额或者等待《马来西亚日报》重整再作决定。

我报所有同人至诚感谢读者和广告刊户长期来的支持与爱护。现在让我们暂时停歇,以便着手全盘整顿,再走更长远的路。”

在收购后几天,《马来西亚日报》同人虽然被告知是暂时停刊,但都心知《马来西亚日报》再出版的机会很渺茫了。当时《马来西亚日报》的姐妹公司慕娘印务有限公司由于另有董事部,所以不在收购方案之内。

《星洲日报》很快便把《马来西亚日报》设在诗巫顺溪安都的工厂的印报机拆卸,并运往柬埔寨,以便印刷《柬埔寨星洲日报》。去年,《星洲日报》已经把该工厂转卖给一间木工加工厂,原《马来西亚日报》工厂真是面目全非了。

《马来西亚日报》的最后晚餐 

那一年,《马来西亚日报》的管理层就举办一次员工告别晚宴,算是最后晚餐。

第二年(2001年)开始,每年五月一日劳动节,就由几位《马来西亚日报》前员工自动自发的组织聚餐,今年已是第六年。每年都出席二、三十人,今年的劳动节则有四桌聚餐,共有40人出席。虽然《马来西亚日报》看来复刊无望,不过《马来西亚日报》前员工仍然很珍惜同工的日子,大概每年都会举行这种聚餐。

在《马来西亚日报》停刊那一年,有同工竟然“罢订”、“罢读”任何报纸一年,以无声抗议。

这几年的聚餐中,有者提出应该筹备出版一本由每位前员工执笔的《在马来西亚日报的日子》怀念书籍,也算是《马来西亚日报》的一份史料;也有者建议设置《马来西亚日报》网络版,透过网站或博客方式出现。不过,由于大家都在不同报馆或公司上班,除了年度聚餐,基本上没有一个领导核心。不过,大家能维持这种聚餐也算是《马来西亚日报》精神不死吧!

《星洲日报》先后于古晋及诗巫设厂,在不到四年时间里,《诗华日报》与《马来西亚日报》纷纷实质上已倒闭及被收购。

更进一步垄断有理?

今年5月1日,《星洲日报》砂拉越版以四大版面报道该报在美里设厂开印的新闻,星洲媒体集团执行主席张晓卿(右图)强调:“媒体集团化不是一种垄断。真正有能力、有权力、有资格垄断和主宰报纸命运的是读者,不是报业的老板。”

他说,放眼我国近年来的报坛兴衰概况,没有一家报纸是在垅断的困局中被淘汰。

“《星洲日报》在古晋,诗巫,现在到了美里印刷,是要更好、更全面的服务北砂的读者,及为提高美里的人文素质。”【点击:《星洲日报》美里印刷推介礼 社长张晓卿演讲全文:大马媒体无法垄断】

这些话听在前《马来西亚日报》员工的耳中,有点心寒。《马来西亚日报》是活生生被并吞的本地报纸,《星洲日报》收购后连骨头都吞了,并且可以公开说没有报纸被淘汰!

《诗华日报》实质上也因为《星洲日报》的竞争下成为牺牲品,若不是启德行集团接手,也已倒闭了!可以说刘会湘经营的诗华集团已经不存在了,现在的诗华集团结构已完全不一样了。

再说,《星洲日报》前往美里设厂,真如张晓卿所言,是为回馈美里读者及提高美里的人文素质,这是建立在他报的摧残及窒息另一间报纸生存空间的基础上,张晓卿的自圆其说,若参照《马来西亚日报》暂时停刊通告,大慨同样出于黄泽荣的手笔!

鱼虹里争江鱼仔

美里人口约23万,去年人口造假说有30万而得以升格为市;当地中文报有《联合日报》老树盘根,《星洲日报》在美里设厂,显然是冲着《联合日报》而来。
  
《联合日报》原名《美里日报》,创刊于1957年6月8日,销售网以美里等北砂范围及汶莱。1994年该报收购《中华日报》(创刊于1945年10月1日),并于2005年1月1日合并而改名为《联合日报》,不过在美里版还夹有《美里日报》字样的版面。

《联合日报》号称北砂及汶莱销路最大之中文报,看来随着《星洲日报》的设厂,会有一场苦战!

据悉,美里的中文报章的总销量约一万多份左右,若加上汶莱二、三千份,基本上是一个小市场。全国第一大报雄心勃勃欲瓜分这么小市场,令人费解;大集团通常要在人多市场大的地方大显身手,如今星洲媒体集团转战美里,犹如在小鱼缸里争江鱼仔!

《联合日报》在数年前联同《马来西亚日报》就与《南洋商报》协议,在内版夹有数面《南洋精编版》,以充实西马及国际新闻;年前又与香港的《文汇报》进行类似合作。去年也与中国的《福州晚报》每周一增加该报精编版。不过,张晓卿入主《南洋商报》后,是否会让《南洋精编版》继续给《联合日报》,仍是未知数!

据已故刘子政著《砂拉越华文报业史》指出,诗巫华文报业自1939年开始,到了1990年代出版的报纸超过25种。其实,除了《国际时报》,砂拉越大部份华文报纸的创办人都与诗巫福州人有关,包括沙巴的《亚洲时报》及《华侨日报》。无独有偶,星洲媒体集团掌舵人张晓卿与《诗华日报》及《东方日报》业主,也都是诗巫福州人。   ‖  原文出处  ‖  下载PDF档  ‖

One Response to “张晓卿关掉《马来西亚日报》美里设厂瞄准《联合日报》?”

  1. 刘寒雪 Says:

    从事报业工作,就有如服务华人社会,应该是坦荡、光明与公开的,但是,张老板要当马来西亚,甚至是亚洲华文报龙头大哥的“野心”,却是见不得光的!

    从他收购半岛的《南洋商报》手法,就充分表现了他喜欢“躲在背后”干事的作风。也许这一位福州老乡原不是如此,可能是因为他身边的“傍友”都是一批“在黑夜行事”的鼠辈,所以才会使得张老板变“黑”了!

    西马被侵占只剩《东方日报》与《光华日报》了,东马诸位华文报诸公,必须携手团结,不要让最后的几根稻草也被张老板收这割了!

留言评论

*

浏览人次: 1736150



下载pdf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