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东方日报》急流泛舟

2021.04.08【新加坡·联合早报(言论)】马国《东方日报》急流泛舟

【庄迪澎】《东方日报》在马来西亚中文报业里“资历”最浅,却将在2021年4月16日身先士卒,成为西马半岛第一家停印纸本,专攻新闻网站的中文报社。东马砂拉越的《国际时报》经于2018年10月16日起停印纸本。

不过,《东方日报》的此一决定不会太震撼,毕竟在这之前,已有122年历史的英文《马来邮报》(Malay Mail)及《The Edge财经日报》(The Edge Financial Daily)分别在2018年12月1日和2020年4月21日停印纸本,仅保留网站业务。

两年半内三份报纸停印纸本,反映了报社乃至整个行业只能接受报纸发行量一蹶不振的残酷现实,无法力挽狂澜。

晚近至少有两个现象说明了此一窘境:先是1999年成立、从事新闻纸制造和销售的马来西亚新闻纸工业(Malaysian Newsprint Industries)在2017年宣布清盘(后来脱售和易名,业务重心转为生产包装纸品),尔后1975年由广告商组织成立、报社资助,负责审核并验证报纸发行量的马来西亚发行数据认证机构(Audit Bureau of Circulations)在2020年因主要报社退出而解散。

十年前,当英文和马来文报章的发行量已然下跌时,中文报章的发行量仍维持成长,但是成长率逐年缩小。果不其然,不出三年,中文报章的发行量开始下跌,以发行量最高的两份中文日报《星洲日报》和《中国报》为例,其发行量在2013年至2018年的五年里均下跌超过两成。

马来西亚发行数据认证机构的数据显示,《星洲日报》在2013年1月至6月的发行量为38万5299份,2018年1月至6月已减少至30万3781份(-21.16%);《中国报》相同时期的发行量则从17万6766份减少至13万5356份(-23.43%)。

《东方日报》于2002年创刊,迄今18年,委实不易,其发行量最高时有超过10万份,但同样后劲不足。根据马来西亚发行数据认证机构的数据,《东方日报》在2010年1月至6月的发行量为10万4602份,到了2014年1月至6月已下跌至8万5616份,五年里下跌了18.15%。

过后,《东方日报》退出马来西亚发行数据认证机构,已无公开的发行量记录,但是以前述两份报纸和其他语文报纸的发行量跌势来看,自然不乐观。2020年5月1日起,《东方日报》改为仅出版所谓“精编版”,零售价减半,而且星期五和星期六不出版,恐怕是加速了纸本《东方日报》的消亡。

财务方面,东方日报有限公司在2018财政年度亏损1096万6248令吉,2019财政年度的亏损虽降低至509万3679令吉,公司的累计亏损仍达1亿8923万638令吉,平均每年亏损一千万!

在此现实底下,停印纸本,省下新闻纸等印刷开支和人力成本(印刷、发行、排版乃至编采人员),无疑是《东方日报》为了止血和存活而不得不走的重大一步。问题是,节流之后,新闻网站的业绩和收入能撑得起来吗?

马来西亚的网络新闻业始于1999年,22年来原生新闻网站此起彼落,晚近几年亦有新网站浮现,但是几乎没有一家新闻网站能够自力更生。回头看看《马来邮报》的网站,SimilarWeb的数据显示,2020年9月至2021年2月的六个月,每个月都有超过一千万次的访问,在马来西亚新闻与媒体类网站中排名第11。网站流量算是不错,公司的财务表现却是另一回事――业主马来邮报有限公司截至2020年5月31日的财政年度亏损1642万7174令吉,累计亏损则高达7159万2584令吉。

《星报》(The Star)是马来西亚发行量最高的英文报章,多年前已积极注资和部署互联网业务,其网站在马来西亚新闻与媒体类网站中排名第四(SimilarWeb排名)。2020年三月起,《星报》网站实施了订阅制,订阅费(不含纸本和数位副本)分别是9.34令吉(一个月)、49.90令吉(六个月)及93.40令吉(一年)。相比纸本订阅费每年超过五百令吉,网站订阅费可说微不足道。至于《星报》网站的订阅情况如何,得看星报媒体集团是否会在今年四月或五月发表的2020年报里披露。

决定专攻网站的报社及科技决定论者可能会认为,眼前不尽然都是坏消息,外国媒体集团的数位化成果成了“媒体转型鸡汤文”的最佳素材,例如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在2020年发表的《 2020-2024年全球娱乐与媒体展望》指出,美国《纽约时报》拥有超过550万个数位订阅,最近一季的数位订阅收益1亿4600万美元,高于四千万美元的数位广告收益。

此外,香港的《南华早报》也开始实施订阅制,更别说媒体大亨梅铎的澳洲新闻集团(News Corp Australia)在2020年加速其数位化规划,停印112份社区和区域报纸,其中76份转型为仅有新闻网站,另外36份则完全停刊。

仰望外国大报的成果,有梦相随,固然很好,但是各种客观条件如资本、市场、国民收入、读者付费意愿,乃至媒体自身的内容产制能力和品质都大不同。路子方向相同,路况大相径庭,路人未必能求仁得仁。

这正是报社苦闷之处,转型是非走不可的路,却犹如在急流泛舟,只能顺势应变,可到了瀑布端奔流直下时,那一叶轻舟会失控覆舟,抑或顺利穿越,恐怕无人说得准。 原文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