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报业的发行焦虑显现--传媒论衡(六)

2012.06.03【东方日报•东方文荟,A33版】报业的发行焦虑显现--传媒论衡(六)

【庄迪澎】在资讯与传播科技瞬息万变的年代,经营媒体简单了许多,却又困难了许多;简单的是技术操作的层面,困难的是如何因时制宜,调整转型,才不会被互联网趋势所淘汰。就此而言,报业面对的转型压力,恐怕要比广电媒体更为沉重。

世界报业与新闻出版人协会(WAN-IFRA)去年10月发表全球报业趋势年度调查报告,形容报纸发行量“就像太阳一样,它继续在东方上升,在西方下降”――2010年北美报纸发行量大幅度下跌11%,亚太地区的报纸发行量却提高7%,且过去五年共提高16%。

东西方报纸发行量的升降对比,仿佛给东方国家的报业注入强心剂;例如第六届世界华文传媒论坛去年9月在中国重庆召开时,世华媒体集团总编辑萧依钊就在会上宣称“东南亚华文媒体能在诸多发达国家平面媒体发行量下降的当儿仍保持增长势头”,她还强调“《星洲日报》的发行量……比任何单一的国英文报发行量有过之而无不及”(注1)。

西马报业其实只有英文报章的发行量逐年下跌,马来文、中文和淡米尔文报章的发行量都还保持增长。根据马来西亚发行数据认证机构(Audit Bureau of Circulations)的发行量报告,晚近七年,英文报章的总发行量从94万4879份减少到80万5053份,降幅达14.80%。在马来文报业,《马来西亚前锋报》(Utusan Malaysia)和《每日新闻》(Berita Harian)的发行量确实每况愈下,但是《大都会日报》(Harian Metro)及《Kosmo》(包括它们的星期刊)发行量剧增,以致总发行量从174万6947份增加至208万8023,增幅达19.52%。

中文报业的发行量其实不容乐观。若说萧依钊在重庆的演讲内容是积极自豪的,恐怕这只是在不知情的外人面前故作潇洒。中文报章的总发行量虽然“保持增长势头”,但是四家中文报纸(包括《星洲日报》、《中国报》及《光明日报》的夜报,但不含《南洋商报》及《光华日报》)近五年的总发行量从85万5642份增加至86万2508份,增幅仅区区0.80%;而且,从表一可见,中文报章发行量的增长“势头”几乎都是逐年缩小。

表一:西马四家中文报章近五年发行量(01.07.200731.12.2011

报纸

01.07.2007-

30.06.2008

01.07.2008-

30.06.2009

01.07.2009-

30.06.2010

01.07.2010-

30.06.2011

01.07.2011-

31.12.2011

星洲日报

361,638

(+7.50%)

374,757

(+3.63%)

382,578

(+2.09%)

387,103

(+1.18%)

388,223

(+0.29)

中国报

152,801

(+5.86%)

159,034

(+4.08%)

160,841

(+1.14%)

164,703

(+2.40%)

166,705

(+1.22%)

光明日报

101,033

(+1.33%)

97,765

(-3.23%)

95,158

(-2.67%)

92,741

(-2.54%)

88,886

(-4.16%)

东方日报

100,505

(-1.95%)

97,882

(-2.61%)

103,827

(+6.07%)

105,576

(+1.68%)

105,924

(+0.33%)

资料来源:Audit Bureau of Circulations (Malaysia)

表一显示,世华媒体旗下《光明日报》的发行量逐年下跌,其旗舰报纸《星洲日报》的发行量虽然保持增长,增长率却从7.50%逐年缩小至0.29%。《中国报》的发行量增长率也从5.86%缩小至1.22%。倘若此态势持续,而报社未有有效对策力挽狂澜,不出两三年发行量就会走下坡了。

报社当然不会坐以待毙。细心的读者当可发现,除了《东方日报》网站之外,《光华日报》和世华媒体旗下四家中文日报的网站最近都采取了相同措施:只提供两三段新闻摘要,文末则标注“详细内容,请看《XXX报》”。【作者补遗:寄交拙文时,遗漏一点:《星洲日报》“言路”版的文章过去是在报纸付印当晚就上载至《星洲网》,但几个月前开始改为第二天才上载。此外,据网友报告,《星洲网》刊载之文章,读者已无法使用“选取”、“拷贝”和“张贴”之功能了。】

《中国报》约莫一年至一年半前已这么做,《星洲日报》、《光明日报》及《南洋商报》则是今年三月开始如法泡制,《星洲日报》副总编辑郑丁贤甚至在3月6日发表《天下没有免费的新闻》一文为此措施背书(注2)。不过,郑丁贤以新加坡《早报网》“即将开始收费”为例,是错误的类比,因为《早报网》今年二月公告的“收费”,是指订阅iPad PDF版(即纸本《联合早报》的PDF版);迄今读者浏览《早报网》仍可读取全篇内容,甚至是“前七天新闻”亦可。

相对于《早报网》的做法,西马五家中文报纸似乎比新加坡同业更加急进。报社似乎认定,它们的网站有免费的完整内容,是部分读者不再掏钱买报纸的主因,因此只要不提供完整内容,读者就会继续买报纸。2011年7月9日《中国报》夜报头条《说好的和平呢?》,以及2012年2月18日《星洲日报》处理林冠英-蔡细历辩论偏颇失衡,招致读者强烈批评和号召罢买,恐怕也是“催化”世华媒体以此措施防范报份流失的成因之一。

若说发行量增长势头缩小已成中文报业的焦虑,那么夜报发行量下跌就是世华媒体更头痛的焦虑了。贩售“夜报”是中文报业独有现象,乃报社相当重要的零售收入――看看01.07.2007-30.06.2008期间《中国报》日报销量15万2801份,夜报销量8万7997份,相当于日报销量的57.59%,其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

然而,夜报“盛世”已是昨日黄花;如表二所示,自2008年中旬开始,《星洲日报》、《中国报》及《光明日报》的夜报销量已节节败退,降幅最高是《星洲日报》在01.07.2010-30.06.2011期间的夜报发行量,比前一年降低8.15%;五年共下跌18.35%。

表二:西马三家中文报章夜报近五年发行量(01.07.200731.12.2011

报纸

01.07.2007-

30.06.2008

01.07.2008-

30.06.2009

01.07.2009-

30.06.2010

01.07.2010-

30.06.2011

01.07.2011-

31.12.2011

星洲日报

22,137

(+6.62%)

21,370

(-3.46%)

20,524

(-3.96)

18,852

(-8.15%)

18,074

(-4.13%)

中国报

87,997

(+0.92%)

85,390

(-2.96%)

80,459

(-5.77%)

74,611

(-7.27%)

71,401

(-4.30%)

光明日报

29,531

(+6.43%)

27,778

(-5.94%)

26,317

(-5.26%)

24,512

(-6.86%)

23,295

(-4.96%)

资料来源:Audit Bureau of Circulations (Malaysia)

检视夜报发行量节节败退的残酷现实,也就不难理解,《星洲日报》在5月15日推出“星洲夜报送南极”,以“总值32万令吉的丰富奖品”利诱读者买夜和报贩力推夜报,无非是意在抢救夜报发行量。

我曾于2011年10月31日在本栏发表的《“东升西落”的报业迷思》一文里提到:“当有朝一日东方国家无论是互联网普及率、报业转型程度和社会经济条件都达到西方国家的水平时,报纸发行量下跌将是不分区域的全球性现象,不再‘东升西落’。即便是以目前的情况而言,东方国家的报业集团也不能掉以轻心。”我国中文报业近来的举措,不正是最好的注脚吗?  原文出处

注1:2011.09.18。〈萧依钊:报份超越国英文报章‧星洲日报维权获华社拥护〉,《星洲日报》(网站),http://sinchew.com.my/node/220032?tid=37

注2:2012.03.06。〈天下没有免费的新闻〉,《星洲日报》(网站),http://opinions.sinchew-i.com/node/23019

留言评论

*

浏览人次: 694384



下载pdf阅读器
支持马来西亚媒体识读资源网

按上钮以Paypal捐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