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电台拼收听率,DJ倒因为果--评电台访问“Steering Lock姐”事件

MyFM DJs selfie with Kiki-FB

2014.08.01【火箭报,页14】电台拼收听率,DJ倒因为果--评电台访问“Steering Lock姐”事件

【庄迪澎】7月14日在关丹发生的“Steering Lock姐”事件,再次展示了社交媒体可以作为公共监督的工具--公民的传播活动(拍下事发经过及挂上网)使得可能不了了之的“交通小案”引起全国总警长关注,以及社会舆论的鞭挞。

警方立案调查之后,虽然不至于浇熄公众的怒火,但在一定程度已降温不少;第二天Fly FM、Hitz FM、ERA FM和MY FM共四家不同语言电台车轮战式专访她,其实是帮倒忙,不但重燃公众的怒火,也使电台和DJ成为众斥之的。

电台专访事主西蒂法拉(Siti Fairrah Ashykin,昵称Kiki),可说是标准的商业操作。时下的私营商业电台几乎都是锁定年城市年轻人作为其目标听众,而他们又是全国超过1300万面书使用者的主要成员,电台打铁趁热挪用面书世界的热门事件,邀约事件主角专访,是一种符合提高收听率进而提高企业营收的资本主义“理性”手段。

拼收听率挣广告收益

在马来西亚,电台之间的竞争,激烈程度不亚于报业和电视业。根据马来西亚尼尔森(Nielsen Malaysia)的统计,2013年投入到电台的广告开支(Adex)达4亿4883万令吉,比2012年的4亿6860万令吉增长了4.40%。然而,马来西亚目前至少有19个私营电台频道和34个国营电台频道,相对于投入在电视频道的广告开支80亿600万令吉,可谓僧多粥少,电台势必力拼收听率,以争取广告商的青睐。

例如,前述Hitz FM、ERA FM和MY FM的业主Astro,在2014年年报中透露,由于旗下电视收视率和电台收听率提高,使得它们的广告收益提高了15%。电台业务方面,营业收入从2亿2000万令吉提高至2亿2500万令吉(增幅14%),扣除利息、税务、折旧与摊销前盈利(EBITDA)则剧增28%,从1亿600万令吉提高至1亿3500万令吉。

Fly FM的业主首要媒体集团(Media Prima)旗下只有三个电台频道(另两个是Hot FM和One FM),电台业务规模远比Astro的小,但根据其2013年年报的资料,该集团的电视和印刷媒体业务的税后盈利分别比2012年减少了11.39%和11.65%,电台业务的税后盈利则提高了38.53%,从2318.7万令吉增加至3211.4万令吉。

而且,收听率不仅是媒体集团的迷幻药,也是电台DJ的催情剂。DJ们拼收听率的诱因,不光是同侪之间竞比成为“红牌DJ”的虚荣感,而是随之而来的物质利益,例如拍/录广告、影视节目、大型/大企业活动的司仪等等,这些副业才是主要和可观的收入来源,作为正业的DJ职务则是维持知名度的平台。

电台倒因为果犯众怒

所以,像“Steering Lock姐”这种“爆红”却又无关政治的社会现象,就很容易成为汲汲营营于拉抬收听率的DJ信手拈来的廉价材料(对方也乐意)。本来,以马来西亚人普遍认同资本主义商业模式之现实而言,只要不逾越社会风序良俗的底线,他们不会置喙电台和DJ拼收听率的言行。此次四家电台之所以被责难,基本原因在于公众认为,电台访问跋扈且事后不见得真诚认错的肇事者西蒂法拉(甚至彷如小粉丝遇上明星),而不是访问宽大不追究的受害者沈锡鸿,做法本末倒置,违反媒体理应隐恶扬善之基本信条。

“Steering Lock姐”是一起公路纠纷,却折射出不同的社会难容的元素:(一)西蒂法拉因车子小碰撞而发飙怒骂沈锡鸿,抢夺对方的驾驶盘锁来敲打对方的车子,这种公路霸凌行为,以治安日坏的背景作为衬托,社会难容;(二)30岁的年轻人霸凌68岁的老人,不论在何处都是社会难容之事;(三)西蒂法拉以沈锡鸿的“华人”身份怒骂对方,把小车祸种族化,同样是社会难容。

换言之,此事已不仅仅是一起牵涉沈锡鸿一人的小车祸,而是代表了足以产生负面外部效应、影响社会其他成员得失与安危的恶质行为。因此,沈锡鸿选择宽大原谅,并不能成为社会大众就非得姑息的理据。

然而,电台却以轻佻、儿戏的手法操弄此事。虽然Era Fm在节目中致电沈锡鸿,呈现茜蒂法拉通过电话再次向沈锡鸿道歉的“画面”,但茜蒂法拉仍是这场“表演”的主角。更为愚蠢的举措,莫过于MY FM在面书专页上载DJ和茜蒂法拉开心自拍照(俨然小粉丝叩见偶像),还贴文“不要让这起小车祸变成无止尽的网络霸凌!”

MY FM的错误,一是将此事件仅仅定调为“小车祸”,无视当中的公路霸凌、少欺老和种族主义言语之元素,二是让原本应受责难的肇事者享有明星般的待遇,在帮她清洗形象、减轻责任之后,竟拐个弯把枪头转向网民,聚焦在所谓的“网络霸凌”此一负面印象,抹除了此事最初乃经由社交媒体揭露的正面意义。

至此,原来的受害者(沈锡鸿)消失了,强悍跋扈的肇事者(茜蒂法拉)在一瞬间成了柔弱的(网络霸凌的)受害者,然后网民成了替罪羊--在My FM的文案中反成加害人。电台和DJ无疑是倒因为果,如此价值混乱、是非不分,公众焉能不怒?

DJ素养不足不思反省

本地好些商业电台的内容,充斥着没营养的话题和不知所谓的胡闹,早已备受诟病,但当中却仍有一些所谓当红而自满跋扈的DJ,往往对公众的批评嗤之以鼻。专访茜蒂法拉事件引发争议,DJ的反应亦如是--有人在面书向其中一位DJ林德荣质疑,茜蒂法拉如此嚣张,DJ们为何还笑嘻嘻和她合照,孰料林德荣却回应:“你想点(怎样),杀了他吗?uncle都不追究,原谅了他,你想点(怎样)”。

不思反省和谦卑回应批评,几乎是马来西亚媒体的通病,这是以往媒体监督长期缺席,加上媒体和媒体人以收视率/收听率之成败论英雄造成的积弊。当肤浅自负的DJ自导自演的电影继续为粉丝所吹捧,而一些DJ只需声线好、口才无碍、潮流时尚、幽默轻佻,即可成名,那么诸如此类的电台糗事,茜蒂法拉恐怕不会是最后一位主角。

让我们多些表扬有素养和修养的DJ、少些吹捧浮夸和肤浅的DJ吧。

留言评论

*

浏览人次: 1376595



下载pdf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