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2014年,纳吉假改革寿终正寝

IMG_1046 (2)

2014.12.15【火箭报,页192014年,纳吉假改革寿终正寝

【庄迪澎】大概是为了回应2011年7月9日的净选盟大集会的压力,以及第13届全国大选随时就得举行的考量,纳吉在同年9月15日晚上通过电视广播“马来西亚日”献词时宣布了几项“所谓的”改革方案,乔装打扮成“改革旗手”,而主流媒体里一些高阶文宣撰稿人则识趣地阿谀奉承,最经典的例子当属郑丁贤吹捧纳吉“把大马的政治民主进程,推进了10年,甚至是20年”(见2011.09.19,《星洲日报》,郑丁贤《改革没有退路》)。

纳吉宣布的“假改革”包括(一)废除《1960年内部安全法令》及《1959年放逐他州法令》,以及(二)修订《1984年印刷机与出版法令》、《1933年限制居留法令》及《1967年警察法令》。2012年7月11日,纳吉在律师公会晚宴“加码”宣布将废除《1948年煽动法令》。

“假改革”之说并非欲加之罪,纳吉虽然在2012年废除了《内安法令》,却另立《2012年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除了保留未审先扣留的做法(但从最长60天缩短至28天),还授权总检察署及警方在处理安全罪行案件时,无需法院的命令即可干预通讯;虽然废除了《印刷机与出版法令》里的每年重新申请出版准证的条款,却修订补强《1950年证据法令》,追究网络上传讯息的责任,等等。

2013年迄今,纳吉政府的诸多动作,再次印证“假改革”的说法。姑且不再赘述2013年大选前网络媒体一再遭遇“分散式阻断服务”(DDOS)的网络攻击行为,官方打压言论自由的行动确实越演越烈,从2013年12月吊销英文时事周刊《热点》(The Heat)的出版准证(2014年2月方获准复刊)、今年六月开始先后起诉《当今大马》、《人民媒体》(Media Rakyat)和民联国会议员诽谤,到八、九月援引《1948年煽动法令》调查、逮捕和起诉学者、在野党议员、社运分子和网民,堪称罄竹难书。最终纳吉在11月27日的巫统大会上宣布保留《煽动法令》,宣告了他三年来的假改革寿终正寝。 

新闻自由排名12年来最糟

纳吉的假改革,当然不是始于2011年。早在2009年4月成功逼宫,接任首相时,纳吉就试图以改革者的装扮示人--宣誓就任前后一星期至少在四个场合发表了向媒体示好的言论。然而,这种假动作同样经不起考验,他在4月3日宣誓就任,4月9日召开记者会宣布政府团队时,就禁止《独立新闻在线》记者进场采访。

事实证明,纳吉自2009年就任首相以来,马来西亚的新闻自由状况并无改善,反而恶化。表一是马来西亚在“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的全球新闻自由排行榜的排名,可见纳吉在2009年出任首相时,我国的新闻自由在全球175个受调查国家中排名第131名,一年后跌了十位,在178个受调查国家中排名第141。 

表一:2009-2014年马来西亚新闻自由排名

年度

排名

在位首相

2014

147180

纳吉

2013

145(179)

2011/2012

122(179)

2010

141(178)

2009

131(175)

阿都拉/纳吉

资料来源:作者整理自无国界记者报告。

 

虽然2011/2012年归功于修订《印刷机与出版法令》和废除《内安法令》及《煽动法令》的“宣布”,排名上升至第122名(179个受调查国家),但是假改革毕竟经不起考验,2013年,新闻自由排名再跌至第145名,在受调查国家数目不变的情况下连降33位。到了2014年,再跌两位,在180个受调查国家中排名第147,甚至比军人统治的缅甸(第145名)还糟。

这个新纪录是纳吉执政以来最糟糕的记录,也是自2002年以来最糟糕的记录。2002年(马哈迪时期)至2008年(阿都拉时期),我国的新闻自由排名为(括弧为国家数目):110(139)、104(166)、122(167)、113(167)、92(168)、124(169)、132(173)。

网络自由逊于印尼新加坡

2008年大选国阵遭受重挫后,时任首相阿都拉曾感叹忽略网络选战是国阵的选战败笔,此后一度向异议分子示好,时任新闻部长沙比里(Shabery Cheek)不仅首度发放新闻部记者证给新闻网站,还邀请批评政府的部落格和在野党议员(例如郭素沁)上国营电视台的时事节目。不过,纳吉接任首相之后,这一切都打回原形,而沙比里在2013年大选转任通讯与多媒体部长后,对待网络媒体的态度亦不见得友善。

表二是马来西亚在“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网络自由报告(Freedom on the Net)的排名情况。自2009年迄今,我国的网络自由状况均被评定为仅有“局部自由”(Partly Free),而且得分从2009年的40分一路滑落至2013年的44分(分数越低表示越自由)。

表二:2009-2014年马来西亚网络自由排名

2009

2011

2012

2013

2014

网络自由状态

局部自由

局部自由

局部自由

局部自由

局部自由

近用障碍(0-25)

8

9

10

9

8

内容限制(0-35)

12

11

14

15

14

侵犯用户权益(0-40)

20

21

19

20

20

总分(0-100

40

41

43

44

42

排名

8 (15)

15 (37)

23 (47)

30 (60)

33 (65)

注:* 0 = 最自由,100 = 最不自由。2010年无发表报告。
资料来源:Freedom House, 2011; 2012; 2013; 2014

 

虽然在今年12月5日公布的2014年网络自由报告,我国的网络自由得分稍有起色(42分),但是总体排名滑落三位,而且还比印尼和以威权统治见称的新加坡逊色。而且,值得注意的是,自由之家的调查时间是2013年5月至2014年5月,前文提到的起诉《当今大马》、《人民媒体》诽谤,以及援引《煽动法令》调查新闻网站和面书内容等情事尚未记录在案。

换言之,除非至明年五月为止,纳吉政府有重大且实质的民主化作为(但这近乎缘木求鱼),否则在2015年的网络自由报告里,马来西亚的排名势必再往下滑落。

留言评论

*

浏览人次: 1376581



下载pdf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