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纳吉糟透的沟通能力

00010

(编按:上文〈纳吉卓越的沟通能力〉刊于2015年5月14日星洲日报言论版,作者孙天美,前拉曼大学大众传播系讲师。原文并无网络连结。)

 

2015.05.18【庄迪澎】纳吉糟透的沟通能力

【庄迪澎】马来西亚晚近34年来的三位首相--马哈迪(1981-2003)、阿都拉巴达威(2003-2009)及纳吉(2009年迄今),要说谁的公共形象最好,马哈迪和阿都拉可能各有千秋,但若要论公共形象最糟,则非纳吉莫属了。这确实有点讽刺,毕竟论出身,纳吉是三人之中最好的一个,有第二任首相拉萨的父荫庇佑。同样讽刺的是,不仅纳吉如此,其夫人罗斯玛也是历任首相夫人中公共形象最糟糕的一个。

在马来西亚的政治情境里,马哈迪应是公认的「卡里斯玛型/魅力型」领导人(charismatic leader),虽然其「魅力」很大程度上是仰仗其强势专断的权位和作风衬托出来。姑且不论我们喜欢与否,马哈迪在公开场合(尤其是记者会)发言时不可一世的神情、炯炯有神的眼神、坚定的口吻,甚至一副随时应战的姿态,即便歪理他也能/敢讲得理直气壮--例如,1980年代南北大道工程授予巫统的党营企业,这种国库通党库的做法备受在野党和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非议,他竟大言不惭地回应:「(不这么做)谁将摊还巫统大厦三亿六千万元的债务?」(祝家华,《解构政治神话:大马两线政治的评析(1985-1992)》,吉隆坡:华社资料研究中心,1994年,页192)。即便面对犀利提问的外国记者,他非但不讨好,还当场对他们冷嘲热讽和反击。马哈迪这种言行也是使得他展露「卡里斯玛」特质的因素。

卡里斯玛的客观条件

马哈迪这种公共形象,既取决于个人特质,例如形象优劣、沟通能力、处事能力,同时也和调度资源和动员的实力/权力息息相关。他之所以能以勇者无惧的姿态面对(外国)媒体和异议份子的质询,确实以下有使之权倾一时的客观条件配合:

(一)在1987年惨烈的党争中存活下来后,原来能牵制他的党内势力不是已被排除在党外(例如东姑拉沙里另立46精神党),就是已被收编。

(二)1987年10月的「茅草行动」大逮捕106人、吊销三家报社的出版准证,造成公民社会陷入长达11年的低潮和媒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自我审查,不敢造次。自1980年代至1990年代,马哈迪经由立法和所有权控制,已完善了媒体操控系统。

(三)1988年革除最高法院院长沙烈阿巴斯(Salleh Abbas)之后,「制服」了司法机关。

(四)1993年借柔佛州苏丹殴打勾球教练事件伺机修宪,削弱统治者的司法豁免权之后,「制服」了皇室。

在这方面,阿都拉和纳吉都是坐享其成者。然而,经历了1998年烈火莫熄(Reformasi)改革运动、三次净选盟大集会、2008年及2013年两届大选的洗礼,以及互联网尤其是社交媒体之普及,他们所身处的政治环境毕竟有别于马哈迪时期,要复制马哈迪那种个人公共形象的「成就」几无可能。

阿都拉领军败选仍面对记者

不过,阿都拉胜在其态度相对温和、亲切,没有马哈迪咄咄逼人的霸权。虽然很多人认为他软弱,任内对许多重大决策举棋不定(但他取消了马哈迪留下的马新弯桥项目),而且未能满足人们寄托于他的改革期望,但阿都拉从政以来,仕途中没有涉入重大丑闻;拜相后虽然儿子的企业成了既得利益者、女婿凯里(Khairy Jamaluddin,现任巫统青年团团长、青年与体育部长)被指幕后影响其决策,任内却也没有重大疏失。所以,他虽说不上有「卡里斯玛」,却以亲和力维持了相对较好的公共形象。

持平而论,「外交部长阿都拉」和「首相阿都拉」确实判若两人。我当记者时,阿都拉官拜外交部长,看他在吉隆坡主持国际会议的记者会时,口才无碍,自信干练,但成了「首相阿都拉」时,他却少了这份特质,在记者会上回答问题时含糊其辞,立场模棱两可,记者常得揣摩他话中的意思究竟为何。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国阵在2008年3月8日第12届大选遭受重挫的那个晚上,他在记者会结束时虽然有点泄气地以「输了,就是输了啦!」(kalah , kalahlah!)回应记者关于国阵重挫的提问,却也还是面对了记者。

反观纳吉,纨绔子弟的印象深刻,从政以来政绩平庸,因安华下野而得以扶摇直上,然后在阿尔丹杜雅命案的纠缠因马哈迪对阿都拉逼宫而得以登上大位。在此情况下,纳吉应比阿都拉更努力修复个人的公共形象,但现实所见,纳吉所为完全背道而驰,面对各种批评、事故、争议和丑闻时,不敢通过公开的记者会正面应战。

纳吉的媒体手腕:躲、闪、推

纳吉接任首相之后,只能以「一蟹不如一蟹」来一语概之。论群众演讲能力,纳吉虽然优于阿都拉、不逊于马哈迪和安华,但面对争议性课题和丑闻时,就处处暴露怯于回应和面对媒体的弱点。在阿都拉首相任内,他还是副首相兼国防部长时,蒙古女郎阿尔丹杜雅命案已经曝光,涉案被告一人是他的重要幕僚(被控唆使谋杀的拉萨巴金德)、两人是他的随扈(被控谋杀的特警),但他迟迟不出面说明;乃至法院审讯期间爆出疑似从纳吉的手机发送简讯给拉萨巴金德的辩护律师,内容表明拉萨巴金德最终将无罪开释(后来确实无罪开释),他也未能在第一时间出面回应。

即便登上巫统主席和首相大位,甚至礼聘外国公关顾问,纳吉的「政治公关」和「企业传讯」(corporate communication)手腕仍然糟糕。在2014年3月8日凌晨发生马航MH370班机失联事故,纳吉竟然继续留在彭亨州出席巫统的基层活动,延宕至傍晚始召开记者会报告班机失联。事故期间,纳吉前后召开三场为事态定调的记者会(3月8日证实班机失联、3月15日宣布班机可能沿着南北走廊飞行数小时的卫星数据、3月24日宣布MH370已在南印度洋「终结」),虽然事关重大且国际瞩目,纳吉却都只是宣读声明,然后掉头走人,不回答记者提问。

不仅如此,MH370事故次日,纳吉竟在商场作状推销「一文鸡」,几天后还被民众拍到闲逛高档商场的情景。 2014年12月,东海岸爆发马来西亚45年来最严重的水灾,八州遭遇洪水泛滥,灾黎达23万人,纳吉却留在美国和我国政商名流参加酒会、与奥巴马打高尔夫球,碍于舆论压力回国后没几天,又跑到曼谷度假逛商场。 2015年4月1日实施消费税(GST)之后,民间怨声载道,纳吉却不避嫌地为女儿举行​​穷奢极侈的豪华婚礼(同一时候副首相慕尤丁嫁女的婚礼简朴多了),他的「政治公关」的敏感度糟糕至此(尤其是身处脸书、YouTube等社交媒体如斯普及的年代),委实匪夷所思。

甚至是关乎其权位安危的重大丑闻如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的马币四百多亿债务丑闻,面对马哈迪和在野党议员穷追猛打,纳吉仍然不敢正面回应,除了起诉在野党议员诽谤,成了马来西亚第一个起诉异议分子诽谤的首相之外,就仅能选择躲在党营电视台制作按脚本答问的「专访」节目里,不着边际地回应。推出「一马援助金」(BR1M)方案时,他照单全收一切关于体恤民情的赞美,但是遭受马哈迪猛轰时,他便在巫统的基层活动上说「一马援助金」不是他的主意,而是国家银行的提议。毫无担当的党政首长的形象,暴露无遗。

纳吉拜相六年,政绩乏善可陈,反而丑闻频生,政治威望低迷、公共形象不济,套一句潮语,不论是在人际传播、组织传播和大众传播都「hold不住」。只有九流的政治化妆师(spin doctor)才会无视前述各个前例,吹捧纳吉有「卓越的沟通能力」。  ‖  原文出处  ‖ 

 

留言评论

*

浏览人次: 1377174



下载pdf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