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体制内改革」,还是被改革?

0004

2015.05.09【燧火评论】「体制内改革」,还是被改革?

【庄迪澎】「好」的新闻工作者碰上「坏」的媒体,或是面对自身服务的媒体沉沦、崩坏,或是新闻尺度紧缩,应否请辞明志,抑或留下来抗争,似乎是少见讨论的话题。留下或出走,通常人言人殊,当中有两个常见论点:「饭碗」和「体制内改革」。

「饭碗」之说是指报社/媒体的员工都得谋生开饭,而且不仅关乎当事人本身,甚至还包括他们一家的温饱。 「饭碗」论可能姿态低一点,但毕竟每个人肩上的担子不同,非当事人以道德高度要求当事人自砸饭碗以明志,往往不讨好。 「体制内改革」论则是一种比较高姿态的说法,带有一种「忍辱负重」的精神,是为了某种有意义的使命留守阵地,冀望经由内部循序渐进地改革。在马来西亚的政治里曾有一个颇具历史意义的案例:1982年大选,华教人士加入民政党,冀望「打入国阵,纠正国阵」的「三结合」运动。

相对于出走,「体制内改革」看起来是比较积极的手段,尤其是搬出葛兰西的「阵地战」概念论述一番,马上就彰显了「体制内改革」的重大意义。积极地说,「体制内改革」虽然不是采取激进的手段,改革也未必一蹴而成,却能以潜移默化的方式改变媒体企业的政策、编采方针、行事作风,乃至积习。消极地说,有志者留下,至少能镇守阵地,守得一个位子就是一个,不让更多「烂」的人进来霸占位子。

拉锯战中守住平衡点

然而,「体制内改革」不无两难。留守媒体搞「体制内改革」,与参政推动「​​体制内改革」一样,先决条件是能存活下来,但存活得依据体制内的游戏规则或潜规则,而且还得有些手腕。然后存活并不够,还得往上升迁到可以决策的位置,方有更大的能力来施展抱负,推动改革。在这整个过程中,妥协和勿忘初衷的拉锯战不断上演,如何在此消彼长的拉锯战中守住平衡点,确实不易,更何况那个平衡点应该划在偏左还是偏右,也是人言人殊。

所以,「体制内改革」的两难就是,以为在忍辱负重的人最后可能发觉(或根本没发觉)不但改革绩效乏善可陈,自己反而成了媒体企业用来粉饰多元、开放、品质橱窗的工具,利用你认真制作的优质成品来吸引更多阅听人接纳、支持这家媒体,他们(阅听人)感恩有这么棒的制作,同时也接收着这家媒体的其他政治宣传。换言之,原本忍辱负重要改革的人,竟然成了Mind Manager的帮凶。这种情况可用大卖场的促销活动比拟:总是会突出某几样超低价产品吸引消费者到场,结果消费者在收银台结账时,可能买了(也可能根本就没买)那几样超低价产品,却也买了更多可能原来就没想要买、不怎么便宜,也不迫切需要的其他商品。后者是卖场的目的,前者仅是工具。

所以,我对「体制内改革」的说法和实践即便不说悲观,也说不上太乐观。我曾经相信「守得一个位子就是一个」,只要有心志,在「有限的空间也能尽量发挥」,但马来西亚的现实经常印证了马克思「物质条件决定意识」的名言是对的。虽然吾人确实看到从政坛到非政府组织到媒体,不乏具备主观能动性的朋友,但是体制腐蚀人们的初衷,并使人变质的能力绝不容小觑。而且,由于「体制内改革」带有忍辱负重的道德姿态,吾人往往对这些守着阵地的人相对宽容,反而不自觉地下调了对他们的要求。所以,一道命令下来,这个议题不能碰、那场游行不能播,就循规蹈矩不碰、不播了,并将一切归咎于威权体制本是如此。然后,吾人都能「谅解」这是体制的错,在媒体企业里奋斗的朋友们很辛苦,但「体制内改革」成果如何,似乎也乏人验收。

「饭碗」和「体制内改革」这两种说法并非互不相关,而是一体两面,甚至有些根本就是同一回事,只不过是当事人自觉(或不自觉)要摆高或低的姿态而已。然而,「饭碗」或「温饱」如今可能已经不是最主要的因素了,毕竟今夕已非1970年代、1980年代,若说从媒体出走便无以为生,未免妄自菲薄。

留守妥协?出走没饭吃?

不过,时代进步,经济条件改善,虽说按理应能解决「出走=没饭吃」的窘境,但讽刺的是,社经条件相对改善未必能促使更多人有更大的「出走」的勇气,反而恰恰相反。在讲究生活品质的时代,「温饱」并不足够,还得一年至少出国旅游一次(甚至两次),每周上几次咖啡馆、精品餐厅……;这种小布尔乔亚的有品味的生活方式,可能成了许多人必须留在相对高薪、稳定的大媒体企业的诱因。于是,在妥协和勿忘初衷的拉锯战中,妥协往往更占优势,但仍能以「体制内改革」之说来合理化。

这么说来,客观条件似乎并不鼓励不满意媒体企业的新闻工作者出走。假设「出走」之后有更多更好的选择,形势也许就不一样,但现实是地位和薪酬对等的其他选择并不多,尤其是主管的位置。所以,假使吾人提出相对激进的号召,放弃主流媒体这个阵地,让它们彻底烂掉,就不能再以粉饰的橱窗来诱骗阅听人洗脑,可预见会是个不叫好也不叫座的号召,毕竟非主流媒体业的规模容纳不下这些出走的朋友,反而导致改行。在这种情况下,吾人对媒体改革似乎难有乐观的期许。

政治上的「三结合」运动以失败告终,在董教总的论述中,除了王添庆的口碑还不错之外,许子根和郭洙镇均被嘲讽为「打入国阵,被国阵纠正」 。在媒体事业,宣称留守媒体搞「体制内改革」,却「被改革」的可能性当然存在,除了期许在体制内的朋友砥砺自勉,吾人或许亦应成为他们的背生芒刺,不时刺一刺提醒「勿忘初衷」。  ‖  原文出处  ‖

 

留言评论

*

浏览人次: 1377176



下载pdf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