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看一个资深报人如何更堕落

Tey Tian Yan_Sinchew resized small

2015.07.26【当今大马】看一个资深报人如何更堕落

【唐南发】一马公司丑闻越演越烈,纳吉政权终于下令冻结出版《The Edge周报》和《The Edge财经日报》三个月以儆效尤。

令人欣喜的是,其出版人兼总执行长何启达站稳立场,坚持据实报导,拒绝道歉,并寻求司法检讨,可说为属下员工和追求新闻自由的媒体人和读者打了强心剂。

至今为止,何启达的表现可圈可点,但也让那些平常高喊自己在“走钢索”,“跳火圈”,“站在悬崖上”(其实是骑在牆头上)的媒体高层汗颜。

因此,当为自我标榜正义至上的《星洲日报》服务的郑丁贤写了这篇看似批评政府作风独断,其实是在为纳吉本人开脱的文章(《上世纪那一套,不行了》,星洲日报,2015年7月26日),实在一点不让人意外。我惊讶的是郑丁贤没有最堕落,只有更堕落。

在他眼中,《The Edge周报》和《The Edge财经日报》的销量固然远远不及树桐佬拥有的《星洲日报》,但纳吉政权下冻结令,即意味着有关一马公司的报导杀伤力很大,甚至不排除马哈迪和巫统内部有人暗通曲款,所以必须当机立断。

为纳吉打压媒体脱罪

这才是重点,决非内政部阿头的单独决定。郑丁贤的文章把责任推给模糊不清的“政府”,又故意提纳吉废除内安法令有功,意在误导读者此事与纳吉无关,若非奴才,就是存着不足为外人道哉的“纳吉情结”。

纳吉废除了内安法令又如何?他主导的政府手上仍然有着其他可随意动用的恶法,包括曾经承诺废除的煽动法令,如今非但完好,还变本加厉。

看回自己过往的文章吧!马来西亚民主在纳吉政权蹂躏下,真的推进了10年甚至20年?

如前所述,The Edge对一马公司丑闻背后的真相穷追不舍,让其他纸媒承受前所未有的压力;而何启达在面对冻结令的表现,更让“资深”媒体人极为尴尬。因此,郑丁贤文章一开头就把The Edge积极揭发一马公司丑闻的调查式报导形容为“扮演急先锋的角色”(中文程度不需要很好也知道“急先锋”这几个字极具贬义),“内容虚虚实实,需要专业调查单位来核实”等等,下来就说The Edge销量和影响力有限云云,看似在劝诫纳吉无须大费周章,实则嘲讽因为这次事件而普遍被视为忠于媒体职责的The Edge和何启达。

就算The Edge两份刊物的销量“区区”几万份又怎样?重要的是它们早已在本国财经界建立起公信力。尤其《The Edge周报》,可说是东南亚最出色的英文财经报刊,新加坡和欧美日韩企业主管和投资者必读,连《星洲日报》自己都承认它是“大马顶尖财经及投资周刊”。如果The Edge的影响力真如郑丁贤所说那样“影响力有限”,他效劳的《星洲日报》干嘛还和The Edge合作,搞个什麽“星洲The Edge专版”啊?

销量并不代表公信力

郑丁贤在星洲日报这个大酱缸混久了,脑袋早已不灵光,以为销量决定一切。英国的《太阳报》销量全国最大,几乎是《伦敦金融时报》的十倍强,难道公信力就因此水涨船高?

德国小报形式的《Bild》甚至是西方世界销量第一的报纸,它的财经内容能够和销量会被星洲高层笑死的商报《Handelsblatt》相提并论吗?

环顾全球,财经类报刊本就是小众产品,重点是内容是否扎实,有无公信力。商业和经济内容主导的华尔街日报能够做大,和美国是商业帝国的事实密不可分,堪称异数。

话说回来,纳吉政权被逼下冻结令,说明他已狗急跳牆,无计可施,既不“自信干练”,也绝对不“具有高度掌握议题的能力”。

先别管The Edge诱导消息人士取得内幕是否符合新闻道德——这点纳吉的媒体化妆师没资格谈论。重要的是这些内幕如果不可靠,当局又何须关报纸?这不正说明我们面对的政权,本质如何卑劣吗?

小骂大帮忙已失效

民联瓦解,在505前遭民众和读者羞辱,奚落甚至唾弃的《星洲》高层已是扳回一局,本来可以顺着这条线下去继续嘲讽并分化在野力量。然而在一马公司丑闻上护主心切,走过了头,把所有批判,质疑和爆料的人士描绘成“具政治动机”,也“缺乏公信力”,一再呼吁待调查水落石出后再定论,试图制造一马公司案纯粹是政治恶斗工具的印象。

但我要提醒星洲高层的是:对于一个最终向首相署负责的调查程序,我没兴趣配合,正如一个允许树桐佬垄断华文报业的巫统和阿德南政权,我没兴趣与它谈新闻自由,遑论道德。纳吉想讨回清白,可以,先请假一段时间,让相关单位可以无私无畏地查办。

的确,传统媒体在资讯管道丰沛的网路时代面对着严峻的挑战,以至在马哈迪任内被捧为国阵形象大师的林国荣,在受聘为纳吉公关顾问不及半年,承受不住压力就悄悄离职。如广东话所说:招牌旧唔紧要,最紧要唔好做坏招牌。

今天的马来西亚处在一个截然不同的媒体生态,老马时代管用的招数,当下已是别人取笑的材料;换句话说,如果1990年代有如此蓬勃的网路媒体,林国荣也成不了大师,马哈迪政权要生存还得另闢途径。

郑丁贤显然明白这个道理。既然如此,他怎么还相信自己过往那种“小骂大帮忙”的小聪明?

最后:曾经在1987年吃过马哈迪苦头的《星洲日报》,这次准备穿上黑衣,紧握拳头,双手交叉,勇敢地登上自家报纸头条吗?  ‖  原文出处  ‖

编按:感谢作者授权收录本文。

留言评论

*

浏览人次: 1323837



下载pdf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