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观望狮城' Category

新国少年被控,媒体报道失控

【廖珮雯】媒体整篇报道,不仅妖魔化自由发表看法的少年形象,使“不效忠李光耀”思维和行为“有罪化”,应予以道德谴责、法律惩罚外,也让父母和家庭面对整体社会的责备,必须强烈反省自身的管教无方,成为社会其他个体警惕,最终进一步强化政府是最终大家长的形象,警方是大家长的执行单位,人民不得成为不听话的坏小孩。

李显龙谈“新媒体景观”

【李显龙】我们现在正经历媒体景观改变的大调整。我们的规则和规范,还没有赶上新的现实。其实我们人民的习惯和思想和一些条律,不是条律,其实是我们的准则,还没有赶上这个新的现实。而这个现实也不断往前跑,所以当我们追上去,快要到的时候,它又向前走了,我们又必须适应了。但是这是我们必须做的事情。

过了一段时间,我们会建立适当的框架,让我们充分利用新媒体的利益,扩大空间让新加坡人可以做建设性、文明的交流,允许不同的观点存在与浮现,而不单是那些声音比较大的少数人的意见,保护正当利用新媒体的用户不受到网上凌辱或匿名恐吓。

大马网民吓坏新国政府――传媒论衡(18)

【庄迪澎】促使新国政府最近修订互联网分级执照条例的因素,远因是该国2011年大选(在野党赢得1965年以来最多的议席,执政党总得票率则滑落至历年最低)及2013年榜鹅东补选(在野党胜选),近因则是我国第13届大选。新国上一次大选是2011年5月7日,下一届大选最迟得在2016年举行,新国政府此举恐怕是因为被我国网民吓坏了,急着为下一届大选的网络选战“设防”。

新加坡加强监管新闻网站

新加坡通讯及新闻部属下的媒体发展管理局在5月28日宣佈,从6月1日起,任何新闻网站只要在连续两个月內,平均每周发表一则当地新闻或时事报导,並在这两个月內每月吸引至少5万个不同的该国网络IP地址点阅,就得申请执照。这些新闻网站也得按照新条例缴付一笔5万新元(马币12万5000元)履约保证金(performance bond),以及一旦接获內容违反媒发局条例的通知,就得在24小时內刪除。

刘程强:主流媒体是“暗箭的有力射手”

2012年5月26日,新加坡后港补选,在野的工人党候选人方荣发当选。该党秘书长刘程强在胜选记者会上非议新加坡主流媒体为“暗箭的有力射手”,是人民行动党在选举时期的“政治打手”,并以《海峡时报》及《联合晚报》的封面照片和标题为例,指称它们所用的字眼会误导读者。5月28日,《联合早报》总编辑吴新迪发表《别把主流媒体当箭靶子》一文回应刘程强的批评;5月29日,《联合早报》再刊出刘程强的《回应早报总编辑文章〈别把主流媒体当箭靶子〉》。

总理推出面簿 半天“赞”者破1万8000人

【何惜薇】新加坡李显龙总理搭上新媒体列车,昨天下午推出官方面簿页面,借此启动让民众由下至上提供反馈的另一平台。短短半天内,就有超过1万8000名网民欢迎他“上车”。

在网上恶言侮辱新加坡人 国大生孙旭受纪律处分

【王珏琪】新加坡政府奖学金得主、新加坡国立大学学生孙旭在网上发表侮辱新加坡人的恶言,被国大纪律委员会裁决违反大学学生操守。他被大学罚款3000元,要履行三个月的社区服务,他最后一个学期的奖学金也被中止。

“魔弹论”迷思借尸还魂?

无论是马来西亚2008年大选,或是新加坡2011年大选,人们期盼新媒体促成“变天”的乐观态度,俨然反映了1920年代至1940年代盛行,但往后已遭摒弃的“魔弹论”(Magic Bullet Theory)在互联网时代借尸还魂了。

新媒体作为雷声大雨点小

虽然新加坡是在选前两个月才局部放宽网际网路选战的限制,但早在2000年已有99%的家户连接上全国性的混合光纤网络;在2010年,家户网际网路用户和家户宽频用户的渗透率都高达82%,接触外国网站的“异议”早已不成问题。然而,在野党在2001年和2006年大选也只能赢得两席。这些现实似乎说明,网际网路虽能聚集“人气”,但是“虚拟”群众对执政党的杀伤力还不至于致命。

威权体制中的公民话语力量--马来西亚与新加坡的两种景观

【庄迪澎】本文尝试勾勒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资讯与传播科技政策及网路媒体的演变与差异、规管传统媒体的手段、网路新闻业的沿革与政府的回应,并指出新加坡的网际网路使用虽然比马来西亚更普及,资讯与传播科技政策比马来西亚更全面,但是由于其政治控制比马来西亚更为严厉,以致网际网路舆论的表现形式与马来西亚不同,而且网路媒体业也不比马来西亚发达。最后则尝试提出,两国网路媒体景观何以差异的因素。

浏览人次: 1266157



下载pdf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