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新闻自由' Category

TV2华语新闻「零画面」:欲盖弥彰

【庄迪澎】此次TV2华语新闻「零画面」和「取消中文字幕」都只是技术表现,里头更重要的是编采自主问题,即便在国营电视台里只有「相对」的编辑自主权。即便已先后恢复播放新闻片段和中文字幕,但已对新闻自由和华语新闻组的编辑自主权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吾人固然期许在体制内的新闻工作者果敢地坚持专业原则,但回到职场和公家机关之现实,总会有人见过鬼怕黑,以致产生寒蝉效应——这不仅牵涉华语新闻组,亦牵涉马来西亚电台的新闻与时事节目部。其华语新闻组的新闻尺度紧缩,将是可以预见的现象。

《煽动法令》修订案完成马哈迪未竟之业

【庄迪澎】《2015年煽动(修订)法令》首当其冲的社交媒体使用者和网络媒体。纳吉政府在2012年4月修订《1950年证据法令》,新增了认定网络内容所有者/作者的第114(A)条款,三年后再修订《1948年煽动法令》剑指网络媒体,可说是彻底否定了马哈迪政府的「不审查互联网」承诺,却又完成马哈迪未竟其功的网络媒体法律管制。眼前马哈迪正忙着对纳吉逼宫,真是讽刺。

为何纳吉不该起诉媒体?

【王维兴】不论寡头垄断还是绝对垄断,从世华媒体到首要媒体集团,再到寰宇电视,平面报章与电台电视,不只有错综复杂的政治经济关系,更已形成报道上的寡头垄断文化。试问,在这样的拥有权与管制,以及寡头垄断文化底下,首相有必要起诉一家媒体吗?以马来西亚的政治与媒体现实而言,纳吉根本不该起诉媒体。这项做法不只是一种不良示范,更让人怀疑,他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阿拉”祸延BFM 89.9电台

【庄迪澎】以“违反执照或出版准证限定的范围”似乎开始成为审查媒体内容的新藉口。多媒体与通讯委员会祭出《1998年多媒体与通讯法令》第206(3)条款,指的正是内容供应商所提供之服务,不可逾越执照所列明的范围。此举似乎试图淡化审查内容的印象,但这恐怕只是一厢情愿而已。

《查理周刊》惨剧的第十三个牺牲者

【庄迪澎】以「言论自由非绝对」来议论《查理周刊》惨剧的立论之所以颇有指责它咎由自取的含意,是因为认为该刊物「冒犯」他人在先,就得承担代价。这种「做错事,负责任」的思维,看似没错,但问题在于:谁有权代表伊斯兰社会界定怎样的内容已经踩到了「冒犯」的底线?即便我们都原意接受周刊犯错这个前提,又是谁有权代表伊斯兰社会来决定应该对他们处以极刑?

2014年,纳吉假改革寿终正寝

【庄迪澎】纳吉的假改革毕竟经不起考验,2013年的新闻自由排名再跌至第145名,猛挫33位;2014年再跌两位,甚至比军人统治的缅甸(第145名)还糟。这是自2002年以来最糟糕的记录。我国在2014年网络自由报告的总体排名滑落三位,比印尼和新加坡逊色。

禁播敏感题材 • 删剪不雅镜头 《2002年影片审查法令》

【庄迪澎】《2002年影片审查法令》是管制影片和影片宣传材料的法律,但所谓“影片”,其实并不只是“电影”,而是包括(1)电影片(cinematograph film)及(2)能够作为动画的视觉图像序列(不论是否有声)之录影带、磁碟、激光碟、硬碟等录制品等……

面书舆论威力无边 国阵政府“顶不顺”了!

【庄迪澎】虽然政府采取的具体行动未必能产生如同控制传统媒体那样的高效率,但是警告、调查、逮捕、提控等文攻武吓,在一定程度上仍会影响一些网民收敛、克制在网上的言行,以免惹祸上身。国阵政府晚近频密以煽动罪名逮捕和提控网民,似乎反映政府“顶不顺”了。

林冠英斗槟州记者:双方自曝其短

【庄迪澎】林冠英和媒体的摩擦,不尽然就是「打压」媒体。然而,其「自我」太强、自信不足,不大能承受媒体和批评者的非议。但就马来西亚的新闻自由现状而言,林冠英对主流媒体的批评也未必是无的放矢。媒体面对朝野从政者有差别待遇,以及类似批评,已是陈腔滥调。此次纠纷,一方面是槟城记者和林冠英之间积怨的再爆发,另一方面则是中文报社记者「集体委屈感」的宣泄,这股委屈感也夹带着或不自觉地流露出「媒体的傲慢」。

诽谤的定义:言论自由与保护名誉的原则

【Article 19】在联合国和区域人权法律文件以及几乎每个国家的宪法中,言论自由的人权得到了保证;而保护个人名誉的需要,也在国际人权法律文件和世界各国的法律中得到了承认;这份文件中的原则力图在这两者之间达到恰当的平衡。这些原则是建立在这样的前提之上的,即:在一个民主社会,言论自由必须得到保证,只有为了保护合法的权益(包括名誉)必要时,才可以对言论自由作最小的限制。更具体地说,他们规定了尊重言论自由的标准,而保护名誉的法规必须至少遵守这些标准。

浏览人次: 1320853



下载pdf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