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产业讯息' Category

大马网络宽频服务

【邹诗敏】大马网速被投诉「龟速」,但网络宽频服务收费格却居高不下,主要是4大因素所致。这4大因素包括我国电讯服务领域缺乏竞争力;供应商担心降低现有配套价格,或导致流失其他配套客户群;全面提升网络技术成本的高昂;以及电讯企业需通过高盈利来支付庞大的机构开销。

电讯业者垄断全民公共财

【黄康伟】监管单位欠缺独立性与公共性,导致马来西亚电讯业走向垄断局面,才是整个问题的关键。政府一手透过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分发特许经营权,另一方面在市场占有优势地位,造成国阵牢牢控制网络通路,从中牟取大量利润。国人必须夺回自己的上网传播权,监督发放执照机制,使之成为独立及维护传播公共性的机构,遏止朋党及政联公司持续掌握网络通路。

赚少了,总是员工先遭殃!--谈首要媒体的「互惠离职方案」

【庄迪澎】任何企业意欲裁减员工或银根紧缩时,总会提出堂皇理由合理化,首要媒体也不例外。当淨利大幅减少,而营业额未能立即提升时,上市企业力挽狂澜的不二法则就是削减成本,藉以提高收益率。这就是资本主义的逻辑。那些迷信于媒体集团化乃至垄断有助于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和改善员工劳动条件的人,委实太天真了。事实上,媒体集团淨利大增时,最先获利和获利最多者往往是大股东和董事们;当媒体集团淨利大减时,最先遭殃的就是员工。

冬天来了,春天就不远吗?

【庄迪澎】大媒体集团虽有盈余却不满足,银根紧缩恐剥削媒体人员的劳动权益和造成优质内容产量不足,而新兴媒体集团则尚未能成气候,主流媒体市场能否展现新闻的多样与舆论的多元,恐怕还不容过于乐观。

Switch Off 14:影视业11诉求冀获正视

【东方日报】马来西亚电影、电视、影视內容製作行业协会发表「中断’ 14」(SwitchOff 14′ )声明,向政府提出11项诉求,希望政府能深入了解行业內过去20年来的真实状况与趋势,加强、改善与各政府机构及部门未来的合作关系。【内附各媒体文汇供下载】

新报章准证收回 童贵旺抨黑手阻扰

【东方日报】The Edge集团主席拿督童贵旺揭露,该集团旗下的英文新闻网站《FZ.com》,今年8月20日获得內政部发给出版准证,却在大约一週后,又收到內政部第二封信函,搁置这张出版准证。他指出,让《FZ.com》获得出版准证,显然令其他的媒体出版社感受到威胁,这显然也影响一些人,准备出售出版准证牟利的机会。

《中国报》最后压倒《星洲日报》:解读世华媒体发行量--传媒论衡(19)

【庄迪澎】发行量开始走下坡,对《星洲日报》主管固然是个打击,但是把世华媒体旗下中文报章的发行量一并比对,马上就能发现《星洲日报》主管遭逢另一个更大的打击:自2010年以降,世华媒体的总发行量几乎是靠《中国报》支撑。

星报拓展电台数码线上业务

星报出版(STAR,6084,主板贸服股)计划于未来数月拓展旗下电台及数码业务,并將扩展线上业务,以取代结构性萎缩的印刷广告业务。 该公司正计划在未来数月拓展旗下电台组合。

Pay-TV competition to heat up

[Kang Siew Li] Competition in the local pay-television (TV) market is set to heat up as Telekom Malaysia Bhd (TM) switches its focus on getting more people to subscribe to its HyppTV internet protocol (IP) pay-TV service.

报业的发行焦虑显现--传媒论衡(六)

【庄迪澎】《光华日报》和世华媒体旗下四家中文日报的网站最近都採取了相同措施:只提供两三段新闻摘要,文末则标注“详细內容,请看《XXX报》”。报社似乎认定,它们的网站有免费的完整內容,是部分读者不再掏钱买报纸的主因,因此只要不提供完整內容,读者就会继续买报纸。2011年7月9日《中国报》夜报头条〈说好的和平呢?〉,以及2012年2月18日《星洲日报》处理林冠英-蔡细历辩论偏颇失衡,招致读者强烈批评和号召罢买,恐怕也是“催化”世华媒体以此措施防范报份流失的成因之一。

浏览人次: 1320855



下载pdf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