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媒体伦理' Category

加影掳童案:媒体伦理不是「教条」

【庄迪澎】虽然媒体遵守不报道绑架案的共识,不全然是出于专业伦理的考虑,还包括为了避免破坏和警队的关系,坏了将来获得内幕消息的机会,但是鉴于肉票安危,媒体仍应谨慎行事。本文旨在提醒,分析和批评媒体对案件曝光后的报道手法,应考虑个别案例的具体脉络,而不是用一套泛论概括不同的案例,毕竟伦理问题经常会成为「两难」(dilemma)问题,不是非黑即白那么简单。

CAGM假新闻:媒体和读者的共业

【庄迪澎】抢先报道的代价,就是深度欠奉、查证不足,实则反映了媒体的集体问题。 CAGM幕后黑手显然深谙媒体业者的作业方式和心理,他们在主动接触媒体,媒体却没有及时报道后,便将虚构的材料放在部落格公诸于世,就是掌握了媒体害怕落后的心理。当如此具有新闻价值、如此具备点击诱惑力的新闻素材公开了,而媒体已查证到部分真实时,几乎不可能为了百分百确认真实而愿意承受「独漏」或被读者嘲讽新闻不及时的风险。这就是媒体和读者的共业。

真老虎还是纸牌老虎?--评南洋商报设立新闻评议会的实质意义

【庄迪澎】《南洋商报》设立“独立新闻评议会”固然开中文报业之先河,但新闻评议会在中文报业的重要性,胥视它有多大的专业自主性,也得看评议会成员有没有能力建立其权威性。“独立新闻评议会”必须发展成为中文报业出资共同经营的跨报社机构,并且所有报社都公开承诺接受新闻评议会的监督、责难,才较有可能对中文报业的长足发展与进步产生实质作用。

道歉,其实没那么难

【庄迪澎】“去上一堂新闻课”和“完全来不及改版”是自相矛盾的说法,前者“得理不饶人”,没有承认报道有错,后者承认上述报道与事实不符,肇因是“来不及改版”。两套自相矛盾的说法,说明了(1)只有其中一套说法是事实,另一套说法是为了狡辩而撒谎;(2)两套说法都是为了狡辩而说谎。不论何者,《星洲日报》都“欠一个道歉”。

新国少年被控,媒体报道失控

【廖珮雯】媒体整篇报道,不仅妖魔化自由发表看法的少年形象,使“不效忠李光耀”思维和行为“有罪化”,应予以道德谴责、法律惩罚外,也让父母和家庭面对整体社会的责备,必须强烈反省自身的管教无方,成为社会其他个体警惕,最终进一步强化政府是最终大家长的形象,警方是大家长的执行单位,人民不得成为不听话的坏小孩。

论新闻的中立客观

【廖珮雯】绝对客观中立不可能存在,它是一种新闻专业伦理追求的原则。然而,即使无法达致绝对客观,记者仍必须尽量做到相对客观,多角度报导。但不代表“客观”是至高无上、类似最高级别的道德标准,反而较多是一种工具性功能。

媒体不应遗忘同理心--谈MH17罹难者家属殴打摄记

【庄迪澎】MH17班机惨剧固然事关公共事务和公共利益,但是其“公共性”并非没有界线……家属办理罹难者的身后事,已无关公共事务,而是私领域之事了;家属的隐私权和拒绝采访的权利才是第一优先的给定权利,媒体的采访权并非理所当然,而应是取决于家属的同意。

林冠英斗槟州记者:双方自曝其短

【庄迪澎】林冠英和媒体的摩擦,不尽然就是「打压」媒体。然而,其「自我」太强、自信不足,不大能承受媒体和批评者的非议。但就马来西亚的新闻自由现状而言,林冠英对主流媒体的批评也未必是无的放矢。媒体面对朝野从政者有差别待遇,以及类似批评,已是陈腔滥调。此次纠纷,一方面是槟城记者和林冠英之间积怨的再爆发,另一方面则是中文报社记者「集体委屈感」的宣泄,这股委屈感也夹带着或不自觉地流露出「媒体的傲慢」。

灾难当前 媒体恭维权贵淋漓尽致

【庄迪澎】处理重大危机的专业能力不足,其中一个结果就是产制出《纳吉数通电话搞定》这种廉价拍马屁的封面头条,夸张地把纳吉拉抬成俨然一个德高望重的世界领导人,打数通电话,对方就卖他的账了。《星洲日报》对纳吉的惯性恭维,在灾难当前也表现得淋漓尽致。

电台拼收听率,DJ倒因为果--评电台访问“Steering Lock姐”事件

【庄迪澎】原来的受害者(沈锡鸿)消失了,而强悍跋扈的肇事者(茜蒂法拉)却在一瞬间成了柔弱的(网络霸凌的)受害者。网民在My FM的文案中却反而成了加害人。电台和DJ无疑是倒因为果,如此价值混乱、是非不分,公众焉能不怒?

浏览人次: 1320856



下载pdf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