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影视分析' Category

超越“二选一”的身份认同

【关志华】从音乐、连续剧、电影、动漫、服装、彩妆文化的接受与实践,把流行文化的消费纳入考量,华裔马来西亚人的身份认同和主体性其实没有那么容易被定型。大多数华裔日常生活的文化实践,并非永远都须从中国和马国中抉择,早已超越“二选一”的状况,展现出更多样、更断裂的文化认同。

《中国合伙人》的“中国梦”

【关志华】从电影的“美国梦”到“中国梦”,陈可辛已完全与中国民族主旋律水乳交融。对于许多电影工作者而言,现今中国经济地位的强势及其强大的电影市场,拥抱“中国梦”也许是充满吸引力的生存之道。但在“中国梦”主导下的华语电影工业所生产的大多数电影,往往是内容空洞的高预算大片,或充斥着颂扬中国强盛的大民族中心意识作品。

“前308”的马来西亚电影跨族群现象

【关志华】前308氛围下所摄制的电影,对于马来西亚不同族群之间是否可以真的跨族群,并未抱着乐观的态度。各族群的文化、宗教等元素,还仿如一道道无法攀越的城墙。族群,显然是政治改变的需求,但也要避免把它看成是理所当然,也不需要把它变成一个“政治正确”的道德权杖。就算没有被族群政治操弄,各族群在文化、语言和日常生活上的差异是无法避免的。跨族群应该是一个缓慢和自然的过程,更是一个对话与协商的过程。

一艘航向多元的慢船:谈近期马来西亚电影文化的改变

【关志华】族群政治的幽灵,依然在这国土的政治和文化氛围挥之不去。国家电影发展机构近年来为鼓励更多叙述国族历史文化,激发国民爱国情操的电影制作所设立的“爱国及文化电影基金”的主要申请条件,便是电影媒介语必须是100%的马来语。缺乏政策和政治思维的大幅度改革,马来西亚要建立一个真正容纳多元文化与族群的国家电影文化,恐怕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电影观众之死?

【谢伟伦】当电影评论变成另一种形式的电影预审,甚至不知所云的个人式影话抒发时,我们的电影观众还剩下多少观影空间呢?观赏电影究竟又剩下多少乐趣?如何让它不在电影上映前就喧嚷地干扰我们文化消费者的耳膜,乃是未来我国电影论述形构造的课题。

票房神话

【庄一敬】全民电影要怎样从一股营销热潮中、从人们对拍电影的猎奇与围观中,转化成不仅是温馨感动的人民群像,这可能是大马中文电影要思考的难题了。更重要的是,如今贺岁片与它的票房神话似乎奠定了我国中文电影的必胜逻辑,然而,高票房诱惑是很危险的,电影的发展千万不得因此而固化,这将会给本土电影的类型化发展制造了无形的障碍。

“强制上映制度”不会害死影院!――传媒论衡(16)

【庄迪澎】除了从业绩的现实层面论证“强制上映制度”不会拖累影院产业,我认为更重要和值得吾人有所觉悟的是,“强制上映制度”所为是一种资源重新分配的手段,使影院业者从进口电影的可观票房收入中,拨出若干额度补助国产电影得以普及、存活和增长。换言之,即使影院业者可能因“强制上映制度”而少赚若干,但实际上仍有可观获利,那么少赚的这笔金额,应视为影院业者履行其企业社会责任之支出,而不是“损失”。

“强制上映制度”好心做坏事?――传媒论衡(15)

【庄迪澎】如果不规定国产影片都得经由“强制上映制度”安排档期,有信心会卖座的国产电影的制片商可以不必申请“强制上映”,而是自行与院线接洽公映档期,反而可促成“2 + n”部国产电影得以公映的局面。不过,为了鼓励有信心会卖座的国产电影不占用“强制上映”的名额,它们亦应享有“故事片公映奖励金”的权利。

浏览人次: 1323831



下载pdf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