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媒体现象' Category

华语原音电影,可能吗?

【关志华】配音,其实是电影商人要统一语音腔调,让电影更加卖钱。“原音”有时展示了某种“标准”普通话的强势。当我们追求华语“原音”电影时,要避免堕入“原音”等同普通话的巢臼。就算以普通话来拍摄的电影,也会因为统一语音腔调的需要,进行一定程度的配音。合拍趋势虽为电影市场上增添多部华语电影,并非每部都水准高超,但某程度上却让我们有选择的机会。

政治传播的严肃与欢愉

【关志华】虽然现今传播学术领域推崇主动阅听人,避免放大媒体文本对阅听人的影响力。但无可否认,许多政治广告和政治短片却因内容幽默和“好玩”备受瞩目。国人当下普遍上感到政治疲惫,这些幽默和“好玩”,也许正是公民社会继续斗争的调剂。国阵的“感觉美好”策略,也许早已失去魅力;在国家政治前景看似暗淡无彩的氛围下,除了严肃的悲怆与控诉,我们也需要更多乐观和欢愉。

“前308”的马来西亚电影跨族群现象

【关志华】前308氛围下所摄制的电影,对于马来西亚不同族群之间是否可以真的跨族群,并未抱着乐观的态度。各族群的文化、宗教等元素,还仿如一道道无法攀越的城墙。族群,显然是政治改变的需求,但也要避免把它看成是理所当然,也不需要把它变成一个“政治正确”的道德权杖。就算没有被族群政治操弄,各族群在文化、语言和日常生活上的差异是无法避免的。跨族群应该是一个缓慢和自然的过程,更是一个对话与协商的过程。

一艘航向多元的慢船:谈近期马来西亚电影文化的改变

【关志华】族群政治的幽灵,依然在这国土的政治和文化氛围挥之不去。国家电影发展机构近年来为鼓励更多叙述国族历史文化,激发国民爱国情操的电影制作所设立的“爱国及文化电影基金”的主要申请条件,便是电影媒介语必须是100%的马来语。缺乏政策和政治思维的大幅度改革,马来西亚要建立一个真正容纳多元文化与族群的国家电影文化,恐怕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报纸评论人的低落与堕落

【庄迪澎】浸淫报界超过四分之一世纪的《星洲日报》副执行总编辑郑丁贤,固然资深,却已成了一个示范时评人如何沦为权贵化妆师和辩护士的反面教材,诚如评论人凌国文曾在部落格调侃道:“要数中文评论人中最卖力为纳吉涂脂抹粉的,郑丁贤认第二,没有人敢认第一。”

道歉,其实没那么难

【庄迪澎】“去上一堂新闻课”和“完全来不及改版”是自相矛盾的说法,前者“得理不饶人”,没有承认报道有错,后者承认上述报道与事实不符,肇因是“来不及改版”。两套自相矛盾的说法,说明了(1)只有其中一套说法是事实,另一套说法是为了狡辩而撒谎;(2)两套说法都是为了狡辩而说谎。不论何者,《星洲日报》都“欠一个道歉”。

拜托,别再“丹斯里”、“拿督”了!

【庄迪澎】马来西亚奉行君主立宪制,皇室册封勋衔是封建制度的产物,有勋衔的政商权贵和无勋衔的民众之间往往存在着一种崇高与卑微的权力关係,数十年来许多人见到有“丹斯里”、“拿督”者总是恭敬地以这些头衔尊称对方,其实是在不断强化和再现有勋衔者为“大”和“官大学问大”的认知、意识形态和社会关系。

“反贪会警监”是张冠李戴

【庄迪澎】马来西亚不是一个以中文为主的社会,官方语文是马来文,马来文或英文词汇中译,不一定是难题,毕竟有很多词汇已是约定俗成或已规范,各界普遍使用,没有异议。马来西亚中文媒体已约定俗成地把Superintendent of Police译为”警监”,但反贪会并非警队,也不隶属于警队,两者是不同的执法机关,将该会的Superintendent译为“警监”,就是把执法机关张冠李戴。

新闻网站向“内容农场”挺进!

【庄迪澎】由于以点击率换算广告收益,马来西亚的网络新闻业已然浮现或加剧了某些媒体现象。若说前者过去的崛起象徵着对打压新闻自由和限制讯息自由流通的反抗精神,以及让异议得以声张的理想主义的实践,那么今天我们可以宣告和哀悼这种理想主义和行动主义的衰亡。如今,新闻网站的“使命”是吸金,新闻内容只是吸金的引管;说来悲哀,这还有点像金字塔致富传销,产品不是重点,能招揽多少会员才是王道。

论新闻的中立客观

【廖珮雯】绝对客观中立不可能存在,它是一种新闻专业伦理追求的原则。然而,即使无法达致绝对客观,记者仍必须尽量做到相对客观,多角度报导。但不代表“客观”是至高无上、类似最高级别的道德标准,反而较多是一种工具性功能。

浏览人次: 1377177



下载pdf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