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网络媒体' Category

起诉《当今大马》诽谤 纳吉消音意图一石二鸟

【庄迪澎】掌握司法机关的当权者向媒体兴讼,诉辩双方从一开始就处于结构性不对等的位置,被起诉的媒体只能自求多福。纳吉起诉《当今大马》诽谤,不但是要杀鸡儆猴,还奢想一石二鸟。首先可以“告诫”其他网媒不可造次,其次也是在警告网民:我们一直盯着你,随时可以拿你开刀!

李显龙谈“新媒体景观”

【李显龙】我们现在正经历媒体景观改变的大调整。我们的规则和规范,还没有赶上新的现实。其实我们人民的习惯和思想和一些条律,不是条律,其实是我们的准则,还没有赶上这个新的现实。而这个现实也不断往前跑,所以当我们追上去,快要到的时候,它又向前走了,我们又必须适应了。但是这是我们必须做的事情。

过了一段时间,我们会建立适当的框架,让我们充分利用新媒体的利益,扩大空间让新加坡人可以做建设性、文明的交流,允许不同的观点存在与浮现,而不单是那些声音比较大的少数人的意见,保护正当利用新媒体的用户不受到网上凌辱或匿名恐吓。

我国网络自由全球排名猛跌七位

【庄迪澎整理】总部设于美国华盛顿、致力于民主、政治自由及人气的国际性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最近(2013年10月)发表了《2013年网络自由》(Freedom on the Net 2013)报告书,马来西亚在全球网络自由排名中猛跌七位,从去年的第23位滑落至今年的第30位,总得分则从去年的43分跌至44分(得分越低越自由)。

【文末可下载Freedom on the Net 2013报告中关于马来西亚的完整章节】

Mapping Digital Media: Malaysia (2013)

[Jo-Ann Ding, Lay Chin Koh & Jacqueline Ann Surin] The Mapping Digital Media project examines the global opportunities and risks created by the transition from traditional to digital media. Covering 60 countries, the project examines how these changes affect the core democratic service that any media system should provide: news about political, economic, and social affairs.

Malaysia’s 13th General Election: Social Media and its Political Impact

[James Gomez] Back in GE 2008, the new media electoral landscape was comprised of blogs, party websites and alternative news portals and not really social media as we it know today. In 2008, BN was the clear social media outsider. In fact, BN literally had limited online presence and was said to have underestimated the impact of new media altogether on the electorate’s voting behavior. Fast forward to April 2013, the landscape is very different. BN had made strong inroads onto social media and has carved itself a competitive position. What then has been social media’s political impact on voter behaviour during Malaysia’s 13th general elections?

大马网民吓坏新国政府――传媒论衡(18)

【庄迪澎】促使新国政府最近修订互联网分级执照条例的因素,远因是该国2011年大选(在野党赢得1965年以来最多的议席,执政党总得票率则滑落至历年最低)及2013年榜鹅东补选(在野党胜选),近因则是我国第13届大选。新国上一次大选是2011年5月7日,下一届大选最迟得在2016年举行,新国政府此举恐怕是因为被我国网民吓坏了,急着为下一届大选的网络选战“设防”。

新加坡加强监管新闻网站

新加坡通讯及新闻部属下的媒体发展管理局在5月28日宣佈,从6月1日起,任何新闻网站只要在连续两个月內,平均每周发表一则当地新闻或时事报导,並在这两个月內每月吸引至少5万个不同的该国网络IP地址点阅,就得申请执照。这些新闻网站也得按照新条例缴付一笔5万新元(马币12万5000元)履约保证金(performance bond),以及一旦接获內容违反媒发局条例的通知,就得在24小时內刪除。

新媒体在民主转型中的角色:以马来西亚为研究现场

【张醒宇】本研究采取深度访谈法,访谈参与者的亲身经验与民主实践。研究结果发现社群网站在此社会运动中表现突出,并具有四大意义:一、替代性公共领域,成为民意的出口;二、情感动员,提供感知舆论和评估风险的依据,助于实际动员;三、文化抵抗,强化年轻族群的认同;四、民族凝结,且全球串联。马来西亚的“709 游行”案例可知,社群网站展现了前所未有的民主潜能,建立在族群基础的实体社群,使得效应从虚拟网路世界蔓延到街头;跨越时空限制的特性,也促使改革浪潮从国内延烧至国际。

《证据法》第114(A)条款是马哈迪遗毒

【庄迪澎】《证据法令》第114(A)条款其中一个为法律界所诟病之处,是它违反“无罪推定论”之法治原则。类似违反“无罪推定论”的立法,马哈迪堪称为始作俑者,在他出任首相的首十年里,类似立法比比皆是,其中一个恶例莫过于马哈迪在1987年以内政部长身份提呈增订的《1984年印刷机与出版法令》第8A条款――“发表虚构新闻罪行”(Offence to publish false news)条款。

冀独立媒体精神不灭同道奋起 《独立新闻在线》国庆日停刊

经费困顿既导致《独立新闻在线》未能恢复原有的幅员规模,亦未能吸引新血加盟。这种情况导致《独立新闻在线》同时承受经费困顿与人力短缺的煎熬,编采团队主要人员既困于繁重的日常新闻编采作业,又得疲于奔命地张罗经费。长期而言,《独立新闻在线》恐无法继续坚持素来获肯定的新闻分析与调查报道之方针,亦不易维持原有对高品质新闻之要求,更看不到足以稳健前进之希望。

浏览人次: 1323896



下载pdf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