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尤丁“拯救”朋党电视集团

2021.02.26【联合早报】慕尤丁“拯救”朋党电视集团

【庄迪澎】马来西亚私营无线电视频道ntv7自1998年4月7日启播,在2005年由马来西亚最大的媒体集团首要媒体(Media Prima)兼并之后,风光十年,约莫在2016年开始走下坡,最终停播,自2021年2月17日起改为与教育部合作的电视教育频道(Didik TV KPM),以全天候(早上7时至午夜12时)播出教育节目。

根据《东方日报》在2021年2月17日的报道,首要媒体是将ntv7的频道出租给教育部,为期三年。此“合作”美其名为解决乡区学生和家庭面对网络服务不足而无法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上课的问题,但是政府不善用两个国营电视频道和改善既有的教育节目,反而花用公帑租用首要媒体的频道和外包给它制作节目,恐怕是首相慕尤丁利惠朋党媒体企业之搞作。

ntv7原由马哈迪政府的农业部长艾芬迪(Mohd Effendi Norwawi)创办,在2005年为首要媒体所兼并,主攻城市华语和英语观众市场,其华语新闻、《追踪档案》和金视奖等口碑极佳。不过,2016年以后好景不再,两年一度的金视奖在2017年过后停办,2018年初转型为马来语和英语频道,同年年底再转型为电视购物频道,2019年甚至传出首要媒体要脱售这个频道。

根据在2019年1月1日至9月30日期间的尼尔森观众调查,首要媒体在马来西亚的无线电视观众市场份额占35.2%,旗下四个电视频道的观众市场份额依序是第三电视(TV3)25.2%、八度空间(8TV)6.3%、第九电视(TV9)1.9%,ntv7敬陪末座,仅得1.5%,还低于国营第一电视(TV1)的3.5%和第二电视(TV2)的4.9%。

在财务方面,管理ntv7的Natseven TV私人有限公司在2020年的收益仅1109万令吉(下同),亏损却达1226万。该公司的损益表显示,它已是一家负资产公司,得靠母公司首要媒体或姐妹公司来救济。

然而,首要媒体自身难保。首要媒体在2015财政年度有两亿的税前盈利,接着连续两个财政年度亏损(2016亏损6590万,2017亏损6亿552万),2018转亏为盈(6064万)后,2019又亏损1亿7300万。2020财政年度截至第三季,首要媒体仍是亏损2691万,广播和电视业务的收益则按年跌了24%至7亿4350万。

业绩不佳,是因为外在环境欠佳。如今使用机上盒(OTT)或上网看影视已然普及,连带造成无线电视的广告收益大为降低。在此现实中,脱售ntv7恐怕是可遇不可求的方案,原因除了媒体业已不易赚钱之外,买下ntv7一个频道和首要媒体及另一个广电大集团Astro竞争,根本就是以卵击石。

如此一来,首要媒体的“出路”,就是依赖政府资源了。首要媒体在2月16日发表文告,不仅宣告Natseven TV私人有限公司(ntv7)的所有权依然属于首要媒体,还说明与教育部的合作不会是短期的,也承认将给该集团带来正面的财务影响,对该集团有增值作用。首要媒体除了出租频道给教育部,也负责制作节目,政府每年支付给该集团的公帑必然是笔大数目。

私营媒体依赖政府资源维生和获利,是国阵/巫统执政时的常态。首要媒体和马来前锋报集团都是受惠者,因为它们是巫统的党营媒体企业。国阵/巫统自2018年下野后,首要媒体集团和马来前锋报集团都在2019年易手,如今的国盟政府首相慕尤丁来自土著团结党,出手“拯救”首要媒体,原因不外乎首要媒体的单一最大股东大亨赛莫达(Syed Mokhtar Burkhary)是他的“哥们”。

希望联盟(希盟)在2018年5月执政,马哈迪再次出任首相之后,他和慕尤丁的共同朋友赛莫达在2019年中旬已累计持有首要媒体的23.9%股权,成了最大股东。截至2020年4月30日,赛莫达持股已增至31.9%。

赛莫达在2012年出版的传记《赛莫达-商业钜子传奇》(Syed Mokhtar Albukhary: A Biography)叙述了他和马哈迪及慕尤丁生死不易的交情,包括马哈迪如何回报他的不离不弃。值得注意的是,赛莫达结识慕尤丁,比结识马哈迪早了20年。赛莫达在1997年首次与马哈迪会面,但是早在1977年就认识了时任柔佛州政府的供应品采购公司Sergam有限公司董事经理的慕尤丁。

当时,赛莫达是到柔佛州卖米的米商,结识慕尤丁之后迅速成为好朋友,慕尤丁的家人也喜欢他,称他是“宠坏孩子们的单身叔叔”。赛莫达首次去伦敦及到麦加朝圣,是与慕尤丁及另两名友人同行。赛莫达喜欢到各大酒店享用美食,而慕尤丁是其中一位“共餐哥们”(dinner buddies)。

1986年,慕尤丁出任柔佛州务大臣,两年后赛莫达再到柔佛州投资商业作物。不出几年,因1985年经济不景气而在房地产开发事业跌一跤的赛莫达便重振旗鼓了。一个在政界、一个在商场,同一时期都意气风发了,熟悉马来西亚政治的人应该都会心照不宣。

慕尤丁出手“拯救”首要媒体,再次反映了马来西亚媒体政治之现实:首要媒体始终都只能是执政党的囊中物,从国阵/巫统,到希盟/土团党,再到国盟/土团党,均是如此。未来倘若巫统重新成为主要执政党,首要媒体的此一处境也不会改变。 原文出处